十四章 首战告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十四章首战告捷
洛小寒以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李默,道:“阁下这招好别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您这只手还伸出来做什么,难道是准备接回左手中的剑吗?”

李默没好气道:“你是从哪里跳出的小鬼,胡说八道些什么。田大侠,刚才那场比试?”

田震松开已是脸sè绯红的梅翠云,道:“自然是李大侠胜了。”

孔亮面露喜sè,道:“霍名,第二场由你来领教对方的高招。”

孔亮身后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持剑少年上前,道:“是,师父。”

洛小寒正yù将剑还给梅翠云,田震道:“小寒,你去。”

洛小寒心道:我只是练了几个月的腿法,这剑法只是学了些简单的基本招数,万一打不过他,岂不是丢人。转念一想,万事开头难,若是畏畏缩缩,永远也练不成好的剑法,明白了田震的心意。

洛小寒使剑左右劈了个来回,道:“请指教。”

这霍名出身低微,全凭天资加上后天的勤奋才获得孔亮的欣赏,被其收为弟子,平rì又殷勤讨好镖局中的武师,虽年纪轻轻,却已从李默身上学了一手不弱的剑法,内功也颇具根基,已具备冲击聚力境界的能力。

只见霍名一阵疾走,至洛小寒还有三步时猛然跃起,双手持剑一击下劈,使得正是李默的白衣剑法中的一招,剑法娴熟,一气呵成。

虽然洛小寒表面上大大咧咧,心神却高度集中,忆起叶无心传授的眼到心到手到的诀窍,从霍名出手的气势上看,其内力不差,剑法娴熟,若是以剑相挡,纵然能接住此招,也落了下风,需得狼狈应付对方接下来的剑招,不如寻着对方的一个破绽,以攻破攻,虽然洛小寒考虑许多东西,但却只在一瞬间完成。

洛小寒微微侧身,右脚横扫,使出旋风腿法,正好踢中霍名的剑柄,使其方向偏了三四寸。洛小寒右脚落地,左脚亦随之而起,反身踢出,连环踢脚,霍名听得身后风声,猛然下蹲,出剑直刺,却被洛小寒跃起避过。

洛小寒虽然手中持剑,但使的大部分是旋风腿法上的功夫,只是其中间杂着一两式剑招。洛小寒每rì习练嫁衣真气与清气心法,内力已是不浅,这腿法又是每rì练习不挫,霍名虽然剑法纯熟,却也一时间奈何不得洛小寒。

洛小寒越战越勇,见招拆招,以腿敌剑,比武最初的胆怯之心慢慢消去,手中的长剑也不知不觉的挥舞起来,虽然招式并不连贯,却让霍名心惊不已,只因洛小寒使得竟是自己的剑招。

霍名心中不解,剑法自然不是那么顺畅了,相反洛小寒却渐入佳境,一进一退,结果可想而知。

近几rì,洛小寒每rì练功都有一种以前未曾有过的感觉,原先死沉丹田的真气似乎可以沿着经脉传到肢体发力之处,只是这种感觉时有时无,刻意去追求反而不得要领。

此时,洛小寒的丹田之处没来由一暖,突然手中似乎有使不完的劲一般,弯腰屈身,以拔剑的姿式击剑而出,霍名下意识横剑格挡,只觉一股巨力由剑递手,身子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洛小寒乘势而起,飞身一脚,正中霍名右臂,致使霍名中门大开,洛小寒挺剑向前,于霍名胸前半尺处停下了,收剑后跃了一步。

霍名愕然一愣,抱拳道:“我输了。”

洛小寒没想到对方如此爽快,忙道:“承让。霍兄弟的剑法熟练,教会了我不少东西。”

霍名道:“只是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刚才使的剑法是现学的吧?”

洛小寒点了点头。

霍名笑道:“如此,我输得不冤。”

孔亮喝道:“霍名,还嫌丢人不够吗,速速回来。”

霍名将剑插入剑鞘,坚定的朝孔亮走了过去,丝毫不理他人的脸sè,神态自若,心中却在揣测刚才自己的败招。

孔亮身后的一个高瘦少年看到总镖头当众斥责霍名,大为快意,平rì处处被霍名压制的怨气总算出了不少,朗声道:“总镖头,我愿出战下一场。”

孔亮哼了一声。少年已拔刀在手,使了几个花哨的招式,来到院中。

杜俊握了握手中的钢刀,道:“田师傅,让我来。”田震道:“注意安全。”

杜俊缓缓的抽出长刀,猛地向下一挥,刀尖轻触地面便止,刀风激起一缕尘烟,目光锁定对手,却不出手。

高瘦少年被杜俊盯得浑身不自在,犹如芒刺在背,忍受不住先出手来,大喝一声,举刀砍向杜俊。

杜俊嘴角溢出一丝冷笑,仍是不动,待高瘦少年的长刀近身时,两脚同时发力,仿若一只猎豹扑食般扑敌而出,两手握刀,横削而出。高瘦少年大吃一惊,急忙变招,收刀回挡,铛的一声脆响,高手少年急退了三四步。杜俊站立不动,暗地松了松酸麻的手臂,握刀直冲,长刀大开大合,将中进攻的招数水银泻地般使用开来,迫得对手左右闪避格挡。

其实若论刀法高低,这高瘦少年未必逊于杜俊,只是被杜俊以命相搏的气势吓倒,心生退意,手上的功夫自然威力大减。

两人斗了三十余招后,杜俊以刀架开对手的长刀,飞身一脚,将对方踢到在地,胜负已分。

那高瘦少年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捡起刀,低着头转身便回。

孔亮见连败两场,心下大怒,冷笑道:“好好好,想不到田大侠一手调教出的好弟子啊。久闻田大侠武功厉害,今rì怎可错过良机一见,请。”

孔亮运起内力,直接将披风在胸前的扣子崩开,黑sè披风落地,左手解下腰间的虎头大刀,大刀竟然自行蹦出剑鞘,落入孔亮的右手中,孔亮身后弟子接过孔亮的刀鞘。

孔亮这一招全凭深厚内力所致,自然是为了震慑对手。

田震视若无睹地缓步来到场中,并未带任何兵刃。

孔亮道:“你的武器呢?”

田震亮了亮一双手掌,道:“这便是我的武器。”

孔亮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田大侠你如何凭一双肉掌,抵抗我的。”

虎头大刀的刀身并非雪白无暇,黑雾血纹,略显斑驳,刀柄处一个面目狰狞的虎头令人生畏。孔亮每一刀劈出,刀尖隐隐黑光流现,状似虎头,再加上刚猛的招数,真是让人未战心先怯。

田震一双手掌交织变幻,掌间青光大盛,一张密密麻麻的掌网罩向孔亮的大刀。看似如凶恶猛虎的大刀,左冲右突,上下翻腾滚动,竟然未能劈开青网的束缚,反而愈陷愈深,田震一双遍布内力真气的手掌硬似钢铁,除了虎头刀的刀刃外真是无处不能击打,片刻间,孔亮虎头刀的刀背、刀身被田震的手掌连击数次,只觉虎头刀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力撕扯,几乎握刀不稳。

田震双掌相合,将虎头刀身架在掌中,身子猛然向后一跃,将孔亮连刀带人向后一扯,田震这一拉并非垂直向后,而是拉扯之时左右摇晃,使得孔亮更加能以掌握虎头刀,终于,孔亮再也无法承认源源不断从刀上传来的猛烈真气,虎头刀脱手。

被人空手夺去兵刃,孔亮只觉羞愧难忍,简直是奇耻大辱,歹念便起。

田震右手横刀,道:“孔镖头承让!”正yù将刀还给孔亮,却哪知孔亮双掌推出,朝自己前胸击来,忙以刀为盾,卸了对方部分劲力,但还是让孔亮的双掌隔着大刀击中前胸。

“田大哥,爹爹,田师傅”,梅翠云等人齐齐惊呼。

田震两脚微分,双肩一动,竟将孔亮震开,原来田震早在孔亮的双掌到达之前已做好防备,内力真气灌注前胸,抢先卸去孔亮的掌劲,并以深厚内力震开了孔亮。

田震将虎头刀抛还给孔亮,笑道:“孔镖头的内力果然深厚。”

孔亮哼了一声,心道:想不到田震平rì声名不显,其内力竟然远胜于我,掌法也是密不透风,今rì折了这么大的面子,留在此处,rì后不免受更多的屈辱,不如早rì离开为好,好在今rì并无很大武林人士在此,要不然我黑虎镖局岂不名誉扫地,罢了,罢了。

孔亮朝田震拱手道:“田大侠的武功着实令在下敬佩,有田大侠在此,又何惧万里独行大盗。我等留在此地,徒然添乱,于事无益,就先告辞了。”

袁任忙道:“孔镖头这是何意?”

孔亮头也不回,道:“袁员外留步,前rì赠送的银两在下自会原物奉还,不必多言。”率众离开了。

黑虎镖局的人马是张平极力请来的,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该如何向老爷交代,张平心中惴惴不安,但转念一想,好在那死老头对表妹很是痴迷,倒也不至于被扫地出府。

袁任心中虽对孔亮一行人甚为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只有任其离去,好在已经见识过田震等人的武功,心中大安,忙吩咐袁成好好招待田震等众位英雄,引领环游袁府,熟知地形。

章节目录

言情推荐阅读:

喵星萌与黑曼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爬书网只为原作者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罪并收藏喵星萌与黑曼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