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俗话说的好,财帛动人心,不管以后老山参是不是真的能卖出天价,最起码,现在已经有人心里乱了,莫老汉昨天晚上躺在炕头上,时而兴奋,时而惶恐,是真的没睡踏实。
别看山里边消息闭塞,可有时候那消息就跟长了翅膀似的,莫老汉今天早上还没出门,就已经有人听到风声堵上门打秋风了。

皇帝还有两家穷亲戚呢,莫老汉家里也有那么两门糟心亲戚。这不,听说莫老汉多少年前挖出来的那根老山参现在值老鼻子钱了,一大早就上门喊穷来了。

莫老汉一看这样不行啊,啥传家宝,一个弄不好,留在家里就是祸害。莫老汉以前不是没拿去县城老字号药铺估过价,不过,人也说了,参是好参,可是顶多也只能给五百八百的,莫老汉又不舍得了。

芽儿身怀至宝,当然不缺奇花异草,但是,像野生老山参这样钟天地之灵秀,吸收日月精华的珍稀名贵药材,在懂行人眼里都属于有价无市,有很高的药用收藏价值。

芽儿显然也意识到了莫老汉心中的顾虑,更何况,这事跟自己也脱不了关系,“大爷,既然你要真的打算卖,那我帮您掌掌眼。”

“哎,成,闺女,就等你这句话了!”莫老汉爽快的就跟摆脱了烫手山芋似的,“闺女,你放心,以后老山参就是能卖出金蛋来,大爷也不后悔!再说了,以后的事谁说的准!”

说着,莫老汉就要从穿着的大汗衫里掏用细棉布包着的木盒子,吓得芽儿赶紧阻止秀丽田园最新章节。

流言猛于虎,芽儿可不打算再给莫老汉添什么麻烦,“大爷,咱爷俩去里边说话!”

啊?莫老汉愣了,都是乡里乡亲的,谁还不知道谁有点啥压箱底?不过,一想到还坐在自家炕头上赖着不走的那几位糟心亲戚,莫老汉又把木盒子往大汗衫里塞了塞。

一老一少愣是把气氛弄的跟地下党似的,尤其是,芽儿他们进去后,翟耀辉他们还十分配合的退避三舍,自觉的去院子外面说话顺便把风。

懂药之人大都爱药,京城那几位老泰斗在芽儿眼里,不好名利,不贪金银,唯独嗜药,而且嗜药成迷,虽然不缺奇花异草,但芽儿有心给几位老泰斗送一份惊喜。

一老一少在里屋说话的功夫并不长,不大会就见莫老汉脚步虚浮,满脸潮红,晕晕乎乎的出来了,那双略显浑浊的眼睛亮的吓人。

莫老汉都忍不住怀疑自己不是在做梦,就是耳背,树荫婆娑,点点日光照在莫老汉那张满脸不可置信的脸上。

“大爷,您就别掐您的胳膊了,东西我收了!”芽儿见满脸岁月留下的痕迹的老家竟然跟个孩子似的,时不时掐自己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梦,不由哑然失笑,又莫名的心酸。

莫老汉被芽儿点破,也不尴尬,“嘿嘿,闺女,大爷这不是不敢相信嘛!”

“那您真的放心我先把老山参拿走?”百年纯野生老山参可遇不可求,芽儿自认没莫老爷子的魄力。

“俺信闺女你!再说了,大爷这不是怕夜长梦多嘛!”自从听到芽儿给的价,莫老汉就再也不敢碰那老山参一下了,随便一根参须子都够自家一年的嚼用。

院子里,众人见莫老汉这副表情当然好奇,只不过,任谁再问,莫老汉只是嘿嘿直乐,就是不说个准话,“没多少,就够给老儿子盖间房,娶个媳妇的!”

除了翟耀辉他们三个外人外,院子里的几个老汉跟莫老汉都是多年的交情,也不再追着莫老汉打听。村子压根就没多大,莫老头家里一大早就有客登门,这几个老汉都是知道的。先不说他们没从莫老汉嘴里打听出来,就是打听出来,肯定也是守口如瓶。

莫老汉模棱两可,至于另一个知情人,芽儿当然也是缄默不语了,任胡添树旁敲侧击。不过,这天下午,芽儿倒是陆陆续续又收了不少老猎户压箱底的东西,虽然比不上莫老汉的那根老山参,但也都算得上是上等品。

“小嫂子,你跟连长过来这一趟,可以说造福了一方百姓啊!”临下山前,胡添树看看炕上铺着的那堆东西,惊得直拍胸脯。本来以为自己是个人见人爱,有个好人缘的,可是,跟小嫂子一比,大巫见小巫啊。

“互利互惠罢了!不过,孟大哥,胡大哥,你们以后可以多留意一下,像这些可以入药的特产都可以收购,我可以帮忙解决销路的问题!”

孟德柱和胡添树都眼神一亮,“哎,成!连长,小嫂子,以后等俺们把店面铺排开了,也安个电话,到时候有啥事俺们给你们打电话!”

临行前的头一天晚上,芽儿这个惯会纸上谈兵的第一次隐晦的给这俩性格耿直的退伍兵提点了两句。生意要做大,人脉最重要。县官不如现管,该孝敬的得孝敬。

倒是翟耀辉说话直接,“别亏了你们嫂子的私房钱就行!”

这天晚上,三位昔日战友再次不醉不归。倒是英子姐弟俩,整个晚上都坐在芽儿旁边,也不说话,时不时偷偷拿孺慕的眼神偷偷看芽儿一眼,然后,迅速的扭过小脑袋瓜。只不过,小手紧紧的抓住芽儿的衣襟。

短短两三天的时间,依旧懵懂的姐弟俩从这个城里来的伯伯和大姐姐身上,隐约看到了山外那片五彩缤纷的神奇世界弃妇攻略最新章节。

临睡前,小鹰趴到芽儿耳朵跟前,小嘴巴瘪着,“大姐姐,你跟伯伯以后还来看俺们不?还给俺和姐姐买书包讲故事不?俺,俺今天还想听阿里巴巴与十四大盗!”

芽儿看看同样支着小耳朵却假装不在意的英子,心里很软也很甜,“会!当然会!不过,英子和小鹰以后也可以去京城看姐姐!”有乐观的父亲和豁达的爷爷,是姐弟俩的幸运。

第二天,大包小包上山的三人,同样是大包小包的下山,不过,下山的三人后面一直都缀着俩眼眶红红的小尾巴,直到半山脚,英子姐弟俩才被同样送行的孟德柱拉住。

芽儿作为旁观者,无从体会男人之间的那种友谊,如果非要让芽儿说的话,战友情像酒,辛辣醇烈,有血有泪,有汗水,用生命洗礼过,经过岁月的沉淀,弥足醇厚甘甜。

翟耀辉第一次主动带着芽儿走进自己的世界,热血的,豪迈的,有血有肉的军旅生活。h省胡添树,是翟耀辉探望昔日战友的第一站,从孟德柱家里回来后,翟耀辉和芽儿并没有多做停留,从北到南,纵横大半个中国。

就像翟耀辉讲过的那样,部队教给那些昔日的军人很多,像胡添树这么耿直与大染缸的社会略显格格不入的有,但混的如鱼得水的也有很多。

有的油滑世故在机关单位轻摇直上,也有性情严谨的,愣是凭借一身过硬军事素质成为威名赫赫大刑警的,有开家小饭馆老婆孩子热炕头平平淡淡的,有开着大卡车豪迈洒脱的。不过,芽儿永远都记得,不管是郁郁不得志的,还是青云直上的,那些位昔日的军人在看到翟耀辉这个老战友时,脸上是如出一辙的惊喜。

人们常说部队就是个大熔炉,可是,百炼成钢,在严谨刻板的军旅生活的千锤百炼下,有汗水有热血,也炼就了男人之间把后背交付对方的信任和肝胆相照的友谊。

芽儿没有探听翟耀辉的内心世界,但是,对这份战友情芽儿却是羡慕的。

那些为国为民而长眠地下的战士,还有那些因伤残而退伍老兵们,他们得到的不仅仅是一份英雄烈士的称号和一块英雄勋章,哪怕国家和人民忘记他们,但昔日的战友门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那些退伍老兵或许身残但志坚,跟孟德柱一样,哪怕穷困潦倒依旧坚守着那根铮铮铁骨。

时值炎炎酷夏的时候,翟耀辉他们的行程已经过了大半,现在两人已经闷热酷暑的江南鱼米之乡。伟人的故乡,是翟耀辉和芽儿这次的目的地。

这回,外面酷暑难耐蝉鸣阵阵,风尘仆仆的翟耀辉和芽儿难得有机会坐在建在湖中央,古色古香的包厢里,俩人对面坐着大腹便便西装革履的胖子,汗衫长裤满脸精明相的瘦猴,还有那个笑起来跟矮狐狸似的小矮个。

芽儿第一次见到这三个人的时候,忍不住怀疑翟耀辉这是找战友呢,还是找流氓混混的,这三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当过兵的。

幸好,这会坐下了,仔细一看,这三人坐姿虽然随意不拘小节,但是,不难看得出来,三人都好保持着随时蓄势待发的习惯,虽然随意,但是,腰板却直笔直笔直的。也幸好,这仨人虽然都故意色迷迷的盯着芽儿瞧,但是,神色清朗,神情坦荡,倒也不会让人心生厌烦,虽然这仨人怎么看怎么像是部队里出来的兵痞子,流氓!

对面仨人也不比芽儿的反应好到哪里去,翟耀辉这小子太他妈的好命了,这么俊的小妞他从哪里找来的?

也不嫌热西装革履的胖子,肉滚滚的手指头带着两只黄灿灿金戒指,脖子上还挂着粗粗一条金项链一副爆发富打扮的侯兴亮,小眼眯眯的盯着芽儿瞧了半天,“妹子,你这朵鲜花咋就插到老翟这堆牛粪上了!”

章节目录

言情推荐阅读:

随身空间之重生红色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爬书网只为原作者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罪并收藏随身空间之重生红色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