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饲主他,有被勾引妄想症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果看到这个, 说明购买比例未达50%,请系统设置时间过后再来
“别说了。”云湛捂住他的薄唇, 坚韧的脸上含着黯然的痛楚, “是我连累了你。”

姬清眨眨眼, 淡然的看了他半天, 突然展颜一笑, 拉下他的手, 眼睛里竟带一丝狡黠,轻声说:“落水是我故意的,我看到你来了。这样一来, 她以后就不会经常来找我了。”

从来不笑的人, 笑起来的杀伤力有多大, 姬清自己是不会有所体会的。

云湛呆愣愣的,眼也不眨的看着他, 看得姬清都有些莫名,难道主角受是被他这点腹黑属性给吓到了?

姬清敛了笑意,重新靠回去,又恢复了高冷淡漠。

云湛心头火热, 很想伸手抱抱他, 摸摸他的脸, 却不敢。姬清的样子,是绝对叫人望而生畏, 不敢生出一丝亵渎冒犯的。

越喜欢越是忧怖, 但也同时, 压制的越厉害,反弹的就越大,心底黑暗蠢蠢欲动,想要把他压在身下撕碎,彻底折辱的欲望就越强。

云湛好半天才恢复如常,挤出几分一如往常的温柔:“那就好,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姬清看他神色勉强,不知道是不是,主角受这是纯洁高尚过头,不能接受朋友有这小心机算计一面?

他也不在意,左右剧情到了,该决裂还是要的,便随意淡然道:“你不怪我就好。”

云湛叹息,笑里埋着苦涩阴影:“我怎么会怪你,喜欢都来不及。”

姬清理解云湛的孤独,还有对原主的友谊,毕竟,他身边总共就这么一个熟识的朋友。一起经历过艰难灰暗的时光,一起走来的,也算心灵的慰藉。

因此,原主的算计,他假装忽视。原主的背叛,他虽然心痛,却还是为了他跟主角攻决裂。他不会原谅原主,却也不会恨他。他只不过是太寂寞太孤独了。

原主跟他不一样,活得没这么多追求。想要过得更好,做人上人,欺压别人,而不是被人欺压。单这一点目标就够他艰难奋斗的了,从来不觉得独自一人有什么好孤独寂寞的,就是有,那也只是觉得无依无靠没安全感。

姬清也不觉得一个人有什么好孤独寂寞的。

他无所求,又什么都能承受,一个人就能自娱自乐,丰富多彩了。别的任何人硬挤进他的空间,都还嫌烦,他想不出任何人能配得上自己。

就是性事上再没节操,任人采撷鞭挞。灵魂的强度上,都是真真正正的高岭之花,傲视苍生,没有什么能真的打碎他的骄傲。

姬清按部就班的走着剧情,配合着周婉婉铲除了几个耍手段的女人,安王的后院一下子肃清了太半,就剩下那么几个不是没存在感,就是真的聪明人,手段太硬,轻易撼不动。

与此同时,主角攻一边悄悄找人给云湛治病,一边暗地里一直调查着幕后下毒的黑手。姬清和周婉婉的交易,他当然看在眼里,表面上却只是冷嘲看戏,只是怕云湛伤心,姬清又蹦不了多高,这才没有直接揭穿。

他当然也怀疑过下毒的人是姬清,但是正是姬清的误会提醒,才叫他察觉到毒素。并且这毒下得巧妙,不是为了对付被下毒的人,而是透过中毒者,想要对付他。姬清没有那种手段和人脉。

知道剧情的姬清对此当然一目了然。

他并不在意,在知道一切,一副看你怎么演戏的主角攻面前尬戏。

左右几天之后,另一个被表演的主角受,也会清楚一切。

但也因此,姬清演得很不走心,就像一个三流推理剧的侦探,不是靠逻辑紧密的推导公式破案,而是靠脑子里的灵机一动,神念一闪,就差掐指一算了,直指谜底和幕后黑手。

云湛单纯信任他,自然什么都不会怀疑,知道一切的安王也不会特意指出来不合理之处。观众都不介意,演员干嘛还费心费力?

几场戏就这么匆匆上演,匆匆落幕。

直到,轮到姬清被周婉婉算计,踩着他爬上去。

周婉婉和姬清频繁的接触,太明目张胆了,虽然有周婉婉一贯欺压府里新来的人的惯例,但是,姬清和这些人毕竟不一样。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曾经是安王的人,安王是包了他三个月的入幕之宾。但在王府里,他却没名没分的,云湛虽然也无,但他到底实打实得了安王全部的宠爱。

姬清还是个男人,一个一点也不像会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出自风月之地的花魁。

他的气质太冷也太傲了些,叫他那过于刺眼的美貌,都显得成了一种男性独特的风流华美。举手投足的气度,不下于她们任何人家族里,那些精心培养出来的芝兰玉树的子弟,却又没有那些人那样好的教条礼仪。

这是他叫人诟病的缺陷,也是他的魅力所在。

一种对拘在后宅的女人,随心所欲,我行我素,叫人措手不及的神秘危险疯狂的吸引力。

还有那副跟他身份地位毫不匹配的高冷淡漠,不可攀折的距离感,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不去注视,妄想通过自己的魅力,叫他低下那颗目下无尘的头颅,化成她裙摆之下一条忠诚的狗。

一个身份高贵的高岭之花,只会叫想要被征服,高山仰止,俯首称臣;

一个身份低贱的高岭之花,只会叫人想要征服他,得到他,占有他。

姬清无意是后者。

都是女人,自然懂得女人看男人的眼神。周婉婉就被人抓住了把柄,小心设计了一番。

当周婉婉喝下茶水不久,突然浑身发软,止不住的朝他怀里蹭去时,姬清就知道,这是剧情时间到了。

姬清不动声色,推开让她站稳:“殿下这是怎么了?可要唤太医来?”

周婉婉媚眼如丝,俏脸含桃,已是动情,她的手紧紧抓着姬清冰凉如玉的手指:“你们都出去,守在外面,别让人进来。”

姬清惊讶,原剧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周婉婉一动情就知道遭人算计了,一时虽然没想到有人构陷她和原主有染,但她被原主抱在怀里,刁蛮的性格下意识迁怒于原主,狠狠扇了原主一耳光。

原主不是什么好脾气,条件反射推了她一把。

等被人引到这里的安王进来时,周婉婉心道不好,灵机一动,立刻扑到安王怀里,大喊救命。

直接张嘴胡说,反咬原主一口。说原主对她怀恨在心,早有觊觎,将她诱骗到此,暗地里下了药,就要强行非礼她。

周婉婉被撞伤的额角,原主脸上的掌印,都成了铁证如山。

周婉婉的确聪明,若是实话实说,她和原主见面本就不该,总不能说是为了折腾他或一起合谋算计下一个人吧。

更何况,幕后之人是谁她都不清,谁知道对方是不是有备而来,后路都抹平了。

若是不把自己立时打入被害者位置,哪怕查出来与她无关,安王那里,提起她就会想到不知道有没有的绿帽子。她在安王心目中的位置,一辈子都毁了。

而原主,就倒霉的成了心怀不轨,淫/乱后宅的人。

主角攻早已对他不耐烦,更不放心,这么一个不安定的分子,一直呆在心爱的人身边,这个合情合理的理由,他想不用都不行。更何况,他还查出来,周婉婉这次找原主,明面上是为了对付另一个侧妃,实际上,却是想黄雀在后,直接铲除主角受。

主角攻根本就不在乎,原主在这件事里知不知情。他只要想到这么一个低贱玩意,主角受一直拿他当朋友,一直对他好。他却一直妄想勾引自己,跟别人合伙欺骗主角受,让主角受受了很多不必要的苦楚。他就心下厌恶,只想叫原主死干净点。

姬清突然听到,周婉婉叫众人退下,思量了一下就释然了。

也许是为了符合逻辑,毕竟就算姬清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可能没脑子到当着众人的面去强行非礼周婉婉的。到了安王面前,这反咬一口的嫁祸,就不合理了。

姬清一脸冷静的等着周婉婉那一耳光,当她抬手伸过来的时候,不但不躲,还凑近了,防止她下手偏了,打得不够重,还要再来一次。

云湛眼中一片黑暗,充斥着暴虐,戾气,危险,残忍:“难道你不知道?你越是这样,我越会变本加厉?我控制不住自己了。”

安王得到消息回来的时候,简直认不出眼前的人。

不过七八天时间,云湛好像彻底变了一个人。

他变得消瘦,却更加挺拔,浑身透着锐气,像一柄开锋了的宝剑,饮血食肉,邪异而危险。

黑暗的眼底,犹如实质的疯狂,暴戾,杀意。哪里还能找到那个笑容温柔干净,澄澈坚韧的少年?

“云少爷的样子,好像是走火入魔似得。”

想起收到手下通知,他听到那个匪夷所思的形容时的诧异不明,何止是走火入魔,这个人简直就像是疯了。

打昏云湛很不容易,云湛会武功,而且很不错。来到王府后,他更是细心教导过,为了在他不在的时间里,减少云湛和姬清的接触,他还特意命人每日带他到营地的训练场去,自由训练。

此刻的云湛,仿佛一只守着巢穴珍宝的恶龙,任何妄图进入领地的生物,都是意图抢走他东西的敌人,疯了一般的毫不惜命的拼命着。

安王不舍得伤他,直到他力竭都拿他没办法,还是手下侍卫看不过,提议用网罩住。

章节目录

言情推荐阅读:

不好意思,在下冷淡[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爬书网只为原作者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罪并收藏不好意思,在下冷淡[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