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言情向里的基佬性冷淡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代表彻底的失控,集团失去独-裁暴戾的王,混乱之下,连舆论都无法封锁掌控。好像一只骤然死去的庞然大物,任由蠢蠢欲动的猎物虎视眈眈,意欲宰割。
但,没有人做第一只冲上去试探的饵。

绯樱舞的狠厉手段,天才一般的智商,就和他过往叫人毛骨悚然的精神病史一样出名。谁知道,这是不是他老人家厌倦后的新游戏。

再说,自杀?太可笑了,这个理由。

且不说死没死人,死的到底又是谁?

就算真的绯樱舞死了,那,久不在人前活动的大小姐呢?

扑朔迷离的继承人,绯樱家族的天才和疾病,任何一个新冒出来的姓绯樱的人,都会因为过往绯樱舞声名赫赫的荫蔽,叫人忌惮三分。

身在北野组的姬清,不免也会被人问到:“绯樱舞和三叶集团的大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的来历众所周知,是他们这位新上位的组长,这个仿佛没有任何活人气息和欲望的,妖异一般的男人,从令人敬畏的绯樱舞手里抢回来的。

叫人倒抽一口凉气,纷纷擦亮眼睛,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做梦,或者太阳打西边出现了。

但是,没有,一切正常,宫无绮依旧是那个冷感无情,杀戮机器一般的男人。

那姬清,就充当了一把八卦异闻里,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

作为绯樱舞的男人,因为失去了他,绯樱舞当场受不了刺激,跳楼自杀了。

虽然人人都不相信这个草率的可笑的故事,但是跟随宫无绮去抢人的,北野组的一队精英队伍,是真的亲眼所见。

那么,这事就有些叫人不知所措了。连带他们看姬清的眼神,都有一种下意识的胆寒惊疑,好像他是上古传说里,九尾化形的妖兽,专吃人心。

最叫他们担心的是,他们英明神武的组长,待这个人不一般。

何止是不一般,诡异事情的源头本身,就是他们组长突如其来的脑热抢人导致的。

为什么呐,想不通,这只是一个男人而已啊?

但,不管愿不愿意,心里对姬清的想法是厌恶还是其他什么,都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

绯樱舞和他们的组长,就已经是人所能想到的极限的美男子了。但习惯了宫无绮的美颜洗礼后的他们,看到这普普通通的青年,他们还是会晃神觉得,他非常的好看。

好像已经不止是基于皮相层面的好看,而是被这种美打从心底里、精神上,彻底催眠烙印了一般的,臣服认同。

姬清当然没有什么不科学的精神催眠能力,他对这张脸的调整,也未必有多用心。不过是人灵魂精神层次,锤炼到一种程度,自然而然,会产生的强烈魅力。

这甚至和他长得如何,没有多少关系。

任何一张脸,都会被起死回生,焕发不一样的极致吸引力。

而同样这张脸,给任何一个人使用,未必会给人相同的感受。

对于“绯樱舞和三叶集团的大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样的疑问。姬清的回答就是,平静的幽微的看着他们。

问话的人,也就不需要他的回答了。

被那样近距离单独的注视着,光是控制自己乱七八糟的心跳,极冷似得神经末梢的颤栗,下意识分泌的汗水和语无伦次的神智,都已经极为艰难。

很快就没有这样的人了,被宫无绮,冷冷的看着,禁止他们接近。

青年样子的姬清,毫无违和感的彻底取代了宫无绮记忆中,对少年姬清的破碎影像。尽管,他看起来变了很多,略有陌生,叫人不知所措。

很难说,哪一个姬清更有魅力,更吸引人。

因为尽管外表略有不同,但感觉是完完全全一体的灵魂,毫无割裂违和,不能区分对待。

明明已经得到了这个人,已经近在手边,但心底的焦躁和距离,却仿佛有增无减。

宫无绮,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人。

青年的姬清身上,有一种极其强烈的冷淡疏离。眼底暗河一般冰冷、平和,内敛克制的暗黑气息,阴郁又微微的神经质。

他安安静静的,没有特别的举动,只是薄冰棱似得眼睛看着人,就完全无法走近。

不能碰触,不可接近,无法温暖,无法对他伸出手,做些什么。

只有眼尾下方那淡淡一缕暗红,隐隐透着一丝凌厉脆弱。有一种矛盾的,格外勾人的感觉,叫男人情不自禁伸手触摸,心底生出一种,无法言说的幽暗骚动。

想要,把他弄哭。

姬清抬眼看去,宫无绮的指尖已经触到他的眼角下方。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神情时候,仅仅眉眼的形状,看上去有些冷冰冰的锋利,就这么看着,离他不远处,凝神注视他眼尾的男人。

宫无绮不知道如何对他的时候,心不在焉的姬清也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宫无绮。

按照剧情发展来说,这个时候,原主早已经爱上男主了。

可能是因为被女人过度玩弄身体,变弯了;可能是男主本身的魅力太大;也可能是第一次见面看小电影时候,被对方的手指捏了那两下,导致的醒悟?

总之,被男主救走后不久,原主就自荐枕席似得表白了。

理所当然的被拒绝,然后锲而不舍的追随在男主身边,经过一系列艰苦的训练努力,成为他的一名得力手下。直到不久之后,女主的出现。

现在问题是,因为没有被绯樱舞下追杀令,过早成为黑道势力大佬的宫无绮,不但迟了两年才来带走他——可能怪他魅力不够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本该一年前出现的女主,也没有影子了。

姬清不由的想到,原女主出现的时间,是绯樱舞自杀死后大概半年多,又过了近半年,才和宫无绮发生交集,此后命运纠缠一起。

所以,也许是这一次,宫无绮迟了两年带走他,导致绯樱舞迟了两年跳楼自杀,又导致,女主迟了两年出现。

毕竟,有绯樱舞在的话,女主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参与争夺三叶集团势力地盘的角逐瓜分。

那么,这一次,准备更久的女主会不会早些出现?还会不会和宫无绮合作,寻求帮助?

毕竟,原剧情里的宫无绮,在女主找来的时候,还只是北野组的一个高层而已,相当于此刻他手下一个精英队伍的小队长。现在,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些目前都和姬清没有直接的关系,有关系的是,宫无绮似乎,已经对他怀抱有某种热切的情绪了。那,他还怎么走,告白被拒的剧情?

宫无绮看着,面前安静内敛的青年,拧眉沉思后,抬眼对他说:“我喜欢你。”

他的指尖还触摸在微微抖动的对方的眼尾,心中涌起一股热切,俯身朝青年靠近,唇将将碰到一起的时候,听到那冷静凉薄的后半句:“但我不会跟你发生任何亲密。”

宫无绮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手指抚摸着青年的脸,并没有拉开凑得极近,显得格外压迫力的距离。

“为什么?”男人的声音平平的,没有任何情绪起伏,一如任何时候。

但姬清感觉到对方眼底压抑的不悦和怒火,触摸他脸的手指,干燥炙热,小心翼翼爱抚,又有一种按捺不住咬碎吞食的欲望。

姬清的理由很现成,也很现实:“我性无能。”

青年的神情很平静,但这话,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都是极大的打击,难以启齿的羞辱,几乎能彻底摧毁一个男人的自信和精神。

宫无绮的眼神微微抖动了一下,就没有任何反应了:“什么意思?”

“性冷淡。”

似乎是觉得还不够清楚,青年又补充了一句:“就是,任何的爱抚,身体都,完完全全不会有丝毫感觉。”

宫无绮的眼神幽暗,像一把淬毒的刀,哑着声音:“什么时候发现的?”

姬清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绯樱舞?”

“不是,”他没有乱甩锅的习惯,微蹙着纤细的长眉,烦恼怎么合理化,“一直如此,应该是天生的。”

宫无绮不可能信,但是有什么用,再高明的医疗技术,也不可能对抗诅咒。

更何况,虽然对他人而言这是难以启齿的折磨,但姬清本人心底,对这个属性是格外满意的。

因此,在宫无绮看来,看过无数医生,做过各种检查,都得到摇头的结论,连他都有些满心焦躁想要杀人,面前的姬清却始终淡淡的,一脸平静的不为所动,好像早就习惯,不在意了。

但也不是完全的不在意。姬清微蹙着眉,本是凌厉不悦的神情,却因为纤细的眉形,给人一种冰冷忧郁,惹人怜惜的错觉。就像当年黑暗里交锋谈话一样,满不在乎的放空,纤细乌黑的长眉微拢,显得格外冷漠,带点理所当然的说:“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身体,那种检查取消掉。”

宫无绮手里夹着烟,端丽精致的脸上,内敛优雅的面具,被冰冷漠然令人生寒的眼神破坏。吐出的烟圈氤氲开他的面容,看不清。只听到那平平无情绪的声音说:“不用他们,我亲自来。”

姬清因为喷到脸上的烟雾呛咳了几声,蓝色烟雾后,他轻轻的说:“你也是别人。”

章节目录

言情推荐阅读:

不好意思,在下冷淡[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爬书网只为原作者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罪并收藏不好意思,在下冷淡[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