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困兽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崖山困兽场,乃是将崖山底部一大块区域开凿出来,作为一个宽阔的演武场。
不同于上面的灵照顶,困兽场中,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酷烈气息,因在地底,光线不足,又兼周围都是黑沉沉的石头,抬头望去,只让人生出一种压抑之感。

周围的石壁上,都刻绘着古老的图案,似乎是崖山先辈所留。

整个困兽场呈圆形,地面凹陷下去一部分,留有一圈不窄的位置,作为看台。

此刻,一眼望去,上方挤挤挨挨全是人头,竟然是有不少崖山弟子都聚集在周围,聚精会神地朝着下面看,眼睛都不眨一下。

随着下方传来“砰”地一声人体落地的声响,上面陡然之间爆发出一阵惊叹声!

“好强!”

“厉害啊……”

“不愧是二师兄……”

场内,曲正风慢慢地收回了拳头,飘摆的衣袂,也渐渐落回了原位。

身穿赭色长袍的少年,摔倒在地上,朝外翻滚了两圈,终于狼狈地停了下来,旁边不远处还站着一人,也已经嘴角带血,用一种骇然之中带着敬仰的目光,望着这一幕。

在场之人都知道,摔倒在地的那个,乃是崖山四大长老之一的戚伯远长老之子,前两天刚刚结丹,名为戚少风,一张脸上还有点青涩少年气,算是崖山近年来颇为出色的弟子之一。

站着的那个也结丹不久,乃是长眉毛的羲和长老座下弟子,名为孙潮,看上去成熟又稳重,只是在看着眼前的曲正风时,眼底会涌现出难以抑制的狂热。

崖山弟子中修为第一之人,曲正风。

纵使他困在元婴巅峰已经有一百余年,却从来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今日这一场,原本是戚少风与孙潮两名刚刚结丹的弟子,联手与曲正风交战,而且曲正风绝不使用超出金丹期的修为,纯粹凭借*力量,竟然就可达成堪称□□一般的成效!

完全无法与之匹敌!

孙潮站在原地,目光从狼狈的戚少风身上收回来,才对曲正风行礼道:“多谢二师伯赐教。”

还在地上的戚少风,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带了三分尴尬七分羞愧,耳根子都红了,急急开口跟上:“多谢二师伯赐教,少风学艺不精,叫二师伯见笑了。”

“你二人都是初初结丹,根基不稳,学艺不精,道印太杂,被我击败乃是寻常事,也不必挂怀。”

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两人,曲正风的声音还算得上是柔和。

崖山困兽场便是这样一个相互切磋的地方,大多数时候崖山弟子都在这里,曲正风也会偶尔来一趟,自然也少不了指点指点修为低的后辈。

像今日这样的事情,早已经发生过不知多少次,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

在切磋完之后,指点一番,更是会令所有人都受益匪浅的事情,更何况曲正风又是出窍以下第一人,能得他一席话,于修行必定有益处。

只是,今日的曲正风,并没有能够将他的话说完。

“老二,过来!”

响亮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所有人一怔,接着都是嘴角一抽,能这样喊的,全崖山上下除了扶道师伯祖之外,不作第二人想了。

曲正风回头看去,目光越过一层一层的人群,便瞧见了站在远处的扶道山人,还有……

他身后不远处站着的见愁。

眉头微微一挑,曲正风回头道:“你二人自己修炼去吧。”

“是。”

孙潮与戚少风两人都连忙抱拳行礼,目送着曲正风去了。

其中,戚少风忍不住远远看去,只瞧见了站在扶道山人身边的那一位身穿深蓝色衣袍的女子。

虽只是远远见过几次,不过……

这不是大师伯吗?

竟然回来了?

那边,见愁站在扶道山人的身后,朝着的远处望去。

曲正风那边的情形,自然清晰地被她收入眼底,崖山的热闹,原来都在这里看,不少人听见声音都转过头来,离得近的还跟扶道山人行礼。

从困兽场内走出来,两旁的人都为曲正风让开了道,像是分水一样。

他一身玄袍,脚步不紧不慢地走来,终于到了他们面前,笑着行礼道:“弟子拜见师父。”

接着又一看见愁,眼神之中似乎带了几分好奇:“大师姐竟然回来了……”

“好了,你大师姐的事情你师弟们都知道了,你要感兴趣回头就去问。”

扶道山人不耐烦地代替见愁回答了,直接摆了摆手。

他又看了一眼站在那边,正出困兽场的戚少风与孙潮,不由皱眉道:“又在教训人呢?”

“戚师侄与孙师侄都结丹不久……”曲正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了一声,“他们想要试试自己的斤两,我岂有不配合的道理?”

“少风这小子乃是戚伯远那老货的宝贝儿子,你也不怕打残了他回头被人穿小鞋。”

咕哝了一声,扶道山人叹了口气。

曲正风听了,眼帘一垂,倒有些无奈:“论护短,戚长老可比不上师父你。”

说完,他莫名看了见愁一眼。

见愁这时候正注视着他,没来由地被他这么一看,倒有些一头雾水,还没思索出这眼神里到底是什么意思,旁边的扶道山人就炸了。

“护短?说谁呢!你说谁呢!”

毫不犹豫一脚踹出去,扶道山人脖子一梗,眼睛一瞪。

“护短怎么了?护短不好吗?以前要不是老子护着你,你她娘的早被四个长老打残了,还能在咱崖山横行无忌?”

“别踹了……”

这么多人呢。

曲正风强忍住那种打师父一顿的冲动,微笑着开口转移话题:“师父,你找我什么事?”

“哦……”

一脚踹到一半,扶道山人慢慢收了回来,一拍自己的脑袋,道:“郑邀那边找你有点事儿,你去一趟,挺要紧的。”

见愁想,应当是那青峰庵隐界的事情。

曲正风自己却是不知道的,他只看了见愁一眼,心里疑惑扶道山人带见愁来这里干什么,不过却没多问,一拱手便道:“那徒儿立刻去揽月殿一趟。”

“去吧去吧。”

扶道山人摆了摆手,一副嫌弃的表情。

曲正风无奈一笑,便朝见愁他们的来处走去。

一步,两步。

他脚步很沉稳,似乎不疾不徐,只是在经过见愁身边的时候,忽然一顿,侧头看了她一眼。

“十余日不见,见愁大师姐修为又进一步,恭喜了。”

声音太浅,太淡,仿佛真心实意,又仿佛虚情假意。

见愁实在听不出什么东西来,她不由得转过头,看向了曲正风。

这时候的曲正风也还看着她,不过在看见她转头看向自己之后,却没再说一句话了,微微一勾唇,朝着见愁一颔首,便重新转身朝外面走去。

在这光线并不怎么充足的困兽场,他玄色的身影,仿佛要与周围的阴影融为一体。

再走两步,那轮廓,便一下模糊了起来,终于消失不见。

来时,见愁与扶道山人乃是从归鹤井而来,这下面似乎有一个什么特殊的通道,曲正风似乎便是从这个通道离开的。

见愁皱着眉,久久没收回目光来。

扶道山人本准备走了,都迈出去两步了,却发现没人跟上来,不由回头一看:“怎么了?”

“……没怎么。”

见愁连忙回过头,笑了一笑,走到扶道山人的身边,目光又从前面的困兽场上略过,之前与曲正风交战的那两名崖山弟子,此刻早已经出了困兽场,朝着旁边走去。

“曲师弟经常在这里与人比斗吗?”

“差不多吧。”

扶道山人顺着困兽场圆形的边缘,一路走了过去,在对面似乎还有一条长长的通道。

“有时候,打打架,反而会舒坦不少,更何况……”

声音忽然怪异地停了一下,扶道山人笑了一声:“如今这一批崖山弟子,是欠揍了些。”

……

见愁一下没了话说。

脑海之中,无端浮现出的,是在杀红小界之中所见的幻境。

她有心想要问一句什么,却发现扶道山人走在前面的背影,有点奇怪的沉默,于是那种我问个究竟的心思,也一下收了起来。

转过困兽场,前面竟然又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通道。

此刻,正有不少弟子从里面走出来,有的打着哈欠,有的伸着懒腰,还有的手里捏着一块玉简在研究。他们出来,一见到扶道山人,都会停下来见礼:“拜见师伯祖,大师伯。”

扶道山人带着见愁,随意点点头,便直接走了进去。

这一处的通道,就狭窄了起来。

见愁看见通道里又不少的窄门,有的上面挂着崖山弟子的名牌,有的则是空白的。

扶道山人解释道:“你修行也有几个月了,对如今十九洲之事,应该也有最基本的了解。修士的修行是一切的基础,只是修行并不等于人在战斗时候的强弱。也就是说,你的修行并不等于战斗力。崖山困兽场,便是由此而来,这是一个磨砺弟子的地方。”

修行并不等于清心寡欲,甚至意味着更加残酷的变局。

崖山虽高高在上,却也不能免俗。

甚至,越是超然的门派,越不该熄去争斗之心。

因为危险时刻都在。

目光从这一扇又一扇门上扫过,扶道山人道:“往日没带你来这里,是因为你修行尚浅,不过如今你进境挺快,又恰好走的是刚猛的路子,正是战力会高于修为的那一种。日后若有时间,倒不妨常来。”

见愁点了点头。

“徒儿明白了。”

对这困兽场,她倒是挺好奇的,不过更好奇的是,扶道山人不是为了解决帝江骨玉的事情来这里的吗?

念头刚刚一起,扶道山人的脚步就停下了。

原来,此刻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一条通道的尽头,竟然也有一道门,可却比之前那些小门宽敞得多,扶道山人的手心往门上一按,那门便立刻发出柔和的光芒,变得透亮起来。

“进来吧。”

扶道山人往前一迈,便消失了。

门里,他的身影重新出现。

一座巨大而华丽的石窟,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地面上用金色的线条勾勒出了一个阵法的轮廓,从地面的中心蔓延开去,似乎有隐约的金色液体,在线条之中流动,一眼望去,竟有一种流光幻彩之感。

巨大的阵法,甚至蔓延到了高高的山壁上,一圈一圈地围拢上去,又在山壁的穹顶上留下了一个阵法的中心。

头上脚下,两个中心遥遥相对,似有呼应之感。

地面上的中心处,离地三尺高的地方,竟然悬浮着一块巨大的黑铁圆盘,圆盘中心有两个尖尖的铁椎,另有十六只尖锥则分布在铁盘周围一圈。

整只悬浮在空中的铁盘,竟然给人一种狰狞冷肃之感。

见愁一脚踏入之时,一眼便看到了,顿时为这铁盘冰冷的颜色、狰狞的造型,吸引了目光。

而后,她才慢慢注意到头上脚下刻画着的金色阵法。

“这是……”

“这是崖山开印之地。”扶道山人嘿嘿一笑,声音里带了几分自豪,只把手里的帝江骨玉往铁盘上一放,“这一只大铁盘,被称作万法归宗轮,其制作方法早已经失传。整个十九洲大地上,估计不超过五个。咱们崖山就有一个。”

万法归宗轮?

这名字起得有些奇怪。

见愁目光落了过去,便瞧见一路上一直睁大了眼睛打量四周的帝江骨玉,已经在万法归宗轮上走动了起来,还时不时地蹦跶两下,仿佛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竟然咯咯笑了起来。

“它这样不会有事吗?”

“当然不会有事了。”扶道山人绕着万法归宗轮走了两圈,目光开始灼热了起来,搓着手嘿嘿笑道,“这万法归宗轮,乃是为了研究本命道印用的。如今能研究道印的东西还没出来呢。”

“本命道印?”

见愁在藏经阁看了那么多的东西,却没一个提到过“本命道印”,一时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扶道山人戳了乱跑的帝江骨玉一把,仿佛在研究从哪里下刀才好一样。

帝江骨玉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在危险之中,还迈着自己两条细细白白的腿走到了那石盘最中间的尖锥周围,用身子拱了拱,可惜尖锥纹丝不动。

“修士修行的道印,乃是根据自身经脉来研究的。也有人会夜观星象,看天上的星斗是如何运转,从而得到道印的灵感。所有的这种道印,都是修士自己的创造的,叫做普通道印,也就是我们如今说的这种道印。只是……道印之所以称之为道印,乃是有原因的。”

“原因?”

见愁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扶道山人一笑:“道印,遵循天道而成只印,代表的是修行的法门。修士们自以为道印遵循天道,却少有人知,有的东西一生下来就有道印,称之为本命道印。”

“有的东西?”

那说的应该不是人了?

见愁一下有了隐约的预感。

“正是。”

对见愁的敏锐,扶道山人一向是满意的。

他忍不住踱了两步,回头来又眼睛发光地看着帝江骨玉。

“除了人之外,天下还有精怪妖物,时日长久,吸收天地精华,或有机缘,便也能踏上修行之路,谓之妖修。”

“此等妖修,弱者修炼与人无异,可强者如帝江,却是一出生便有自己天赋的能力。”

“其中天眷者,有的呼风唤雨,有的力能扛鼎,有的吞山吐海……这些能力,便是本命道印赋予的,生来就印刻在妖修的灵魂之中,或许一出生便在,也可能修行到了某个境界才会自动出现。”

“因其乃是天生,而非人造,往往有人力无法推测之威能。”

说到这里的时候,扶道山人忽然耸了耸肩膀。

见愁不解。

扶道山人道:“修士修行,无非追求长生,追求举手投足之间排山倒海之能,所以对这种强大妖修的本命道印觊觎已久。终于,有一个天才,研究出了这一万法归宗轮。”

“万法归宗,便是能破解非人修士的一切道印。只要,你有足够的材料……”

扶道山人的声音,顿时变得阴测测地,他整个人都伏在了万法归宗轮上,两只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最中间的帝江骨玉。

见愁顿生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材料?

难道是猎杀?

“师父你该不会——”

“放心啦,只要一滴骨髓就好。”扶道山人白眼一翻,回头不满地看向见愁,“你看看你,什么眼神?你是不是怀疑师父会对这小骨头下毒手?啊?师父像是那种残忍的人吗?!”

“像。”

见愁严肃地点了点头。

“……”

一瞬间,扶道山人恨不得跳起来掐死这不孝的徒弟,眼睛越瞪越大。

见愁连忙补道:“师父像,却不是。”

“算你识相。”

眼看着就要炸了的扶道山人,见见愁还算有眼色,冷哼了一声。

不跟这二傻子徒弟计较,正事要紧。

扶道山人一指帝江骨玉,开口道:“这帝江骨玉是自己成精,却不是帝江骨玉,只是骨头精。它体内有一滴帝江骨髓,你说你所见的帝江残魂,便寄托于此骨髓之中,不过经年累月削弱下来,已经没有多少力量。”

这与见愁此前的推测差不多。

她点了点头。

扶道山人又道:“对骨玉而言,有这一滴骨髓,不是什么好事,还要受制于帝江残魂,所以,一会儿师父会取出骨髓,正好放到万法归宗轮上试试,运气好,说不定就能推衍出上古帝江的某个本命道印。若真能成功,可就赚大发了……嘿嘿,以你的体质……”

实在是忍不住,一想到有可能成功,扶道山人就忍不住猥琐地笑了起来。

龙门?庞典?周承江?修炼秘法?

那算个屁啊!

老子的徒弟可是天虚之体!

天!虚!之!体!

早几千年又不少修士觊觎上古神兽或者强大妖修的本命道印,只是等他们好不容易通过推衍得到了道印,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修炼!

人体有人体的经脉窍穴,而妖修却不是人体。

更何况,神兽或者妖修,种类繁多,每一只的经脉都各有其特性。

正常修士哪里能完全比照本命道印去修炼?

所以,这万法归宗轮研究出来了,却慢慢变成了一种鸡肋。

纵使强大的修士们猎尽神兽妖修,也无法完美复制它们真正的天赋能力。

久而久之,随着上古神兽纷纷陨落,妖修势力亦被驱逐出境,修士有关于本命道印的研究,也终于宣告走入尽头,再也没有人提起。

就连这万法归宗轮,也渐渐消失在了时光的长河里。

只有崖山,又偶然从一个上千年的秘境之中得到了一个,由此保存下来,完好无缺。

扶道山人也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还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他的手指,从□□上那细密的花纹上抚摸过去,粗糙又干燥……

这一只□□上,曾沾染过无数妖修的鲜血。

“唉……”

长叹了一声,扶道山人看向了见愁,道:“你有天虚之体,身体之中没有固定的经脉。所以在玄奇诡异的道印,在你这里,也都是能够修炼的。若是运气好,用这万法归宗轮推衍出一枚道印,何愁不能制霸左三千?纵使修炼得慢一些,战力提高了也足够。”

“……”

见愁一下说不出话来。

纵使修炼得慢一些……

她一笑:“师父果真还是怕我修炼得太快,死得太早。”

“呸!你懂个屁!”扶道山人白眼一翻,咆哮起来,“山人我分明是怕你输!那可是山人存了好几百年的小金库!你要偷懒了不修炼怎么办?啊?到时候山人的面子往哪里放?!你——”

“好好好徒儿知错了,徒儿知错了……”

这声音,真是震得自己头都大了一圈。

见愁心里失笑,心里头却暖暖的,赶紧换掉话题:“那师父现在是要取出骨玉里的骨髓了?怎么取?”

每次认错都快!

扶道山人想要再数落,都数落不出来了,所有将要出口的话,都只能硬生生地吞下去。

简直哽死山人了!

心里骂了见愁一百遍二傻子,扶道山人才一伸手,不知从哪里摸了个鸡腿,凑近了帝江骨玉,同时对见愁道:“取骨髓,你放心。方才山人已叫你用点睛笔给它画了嘴巴,便可避开帝江骨玉坚硬的外表,从它嘴里取骨髓。”

“嘴里?”

见愁眼角一跳,忽然之间有种不祥的预感。

扶道山人的全副注意力,都已经在帝江骨玉的身上,倒半点没注意见愁。

他晃悠着手里的鸡腿,第一次将它递到了帝江骨玉的面前:“小骨头,看看这鸡腿,多嫩,多肥,多油啊……想不想吃啊?”

简直一副哄骗小孩子的口吻!

帝江骨玉歪着头,那一只大一只小的眼睛眨了眨,看了看扶道山人,又看了看眼前的鸡腿,好像有些感兴趣。

扶道山人见状,脸上的笑容越发慈和了起来:“好香的鸡腿,想不想吃啊?小骨头……”

背后,见愁脑子有些蒙,她觉得自己都有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师父……你到底在干什么……”

“嘘……”

扶道山人正用鸡腿勾引帝江骨玉,听见她问话,连忙一回头来,比了个嘘声的手势。

这一刻,他脸上的表情正经到了极点:“我在勾引它流口水。”

“……”

见愁幽幽地望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扶道山人顿时不满:“你什么意思?你什么眼神?师父为了你的道印,连自己的色相,哦不,连鸡腿都出卖了!你简直忘恩负义!”

“徒儿还没来得及……”

见愁想要为自己辩解。

“好啊!原来是还没来得及!”扶道山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山人我的心好痛啊……”

“师父……”

见愁的目光,不经意落到了他身后,一下瞪大了眼睛。

扶道山人依旧捂心口:“不要跟山人说话!山人没你这样的逆徒!”

“师父!”

见愁试图开口。

扶道山人依旧不耐烦:“你能不能别打断我骂你?!”

“……”

好吧。

眨眨眼,见愁伸手一指他背后。

“师父,你的鸡腿。”

“嗯?”

鸡腿?!

扶道山人忽然一个激灵,立刻转过头去,一看之下,险些气得三魂出窍!

“我的鸡腿!”

就在刚才他转过身的那一会儿,帝江骨玉竟然一口咬在了鸡腿上,咔嚓咔嚓地啃了起来,只这一眨眼的功夫,鸡腿就被啃去了大半!

扶道山人的心都在滴血,眼睛立刻红了。

“哎呀呀呀呀该死的的骨头,你把鸡腿还给我!”

站在原地的见愁,只看见一道白影闪过,被点了眼睛的帝江骨玉叼着比自己还大的鸡腿,拔腿就跑!

扶道山人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也是跑得飞快!

一边跑,他还一边喊:“敢吃我的鸡腿,看我不打死你!给我站住!!!”

……

不知为什么,觉得心里空空的一片,有些无力。

见愁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听着身边的大呼小叫,默默想:我还是先出去吧。

这么想着,她直接返身,从刚才那一道巨门迈出。

扶道山人愤怒的叫声和帝江骨玉奔逃的身影,一下都被隐在了石门之后。

见愁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跟着清醒了起来,回头一看这泛着柔光的巨门,她狠狠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啊……”

“大、大师伯?”

就在见愁感叹的这一刻,一个略带着几分迟疑和羞涩的声音,忽然响起,带着几分不确定。

见愁抬眼一看,站在前面不远处的,是一名身穿赭色长袍的少年,唇红齿白,一双眼睛里透着几分灵气,不过脸上有点青紫的痕迹,透着几许青涩之意。

这不是之前与曲正风对战的少年吗?

见愁认出了他来,不过不知他身份。

戚少风自然知道见愁不认得他,连忙拱手道:“戚少风拜见大师伯。”

戚少风?

见愁记了一下名字,走上前来两步,脸上带笑:“不必如此多礼。我方才见过你,你与另一人在场上与曲师弟比试。”

刚才见愁的确在场。

戚少风有些小尴尬,耳根子又红了起来,似有几分局促。

“方才与我一同向曲师伯讨教的乃是羲和长老的弟子,孙潮师兄。不过曲师伯现在走了,他也就没有多留,我……我初初结丹不久,还差太远,唯恐父亲责斥,准备再修炼一会儿上去。”

“父亲?”

见愁还是第一次在十九洲听见这个词,尤其是在崖山,不由诧异了一下。

她仔细地回想了一番,忽然想起来曾听人提起过。

如今崖山四大长老之中,仅有长老戚伯远曾有过道侣,膝下有一子。

目光回到戚少风的身上,见愁一下明白过来:“你父亲是戚长老?”

“呃……”戚少风忍不住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很是难为情,勉强道,“叫大师伯笑话了,我总丢父亲的脸……”

崖山长老无一不是出窍以上的修为,他却不过初初结丹,修为也难以与门中顶级的天才相比,在刚才还被曲正风轻而易举击败,着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见愁并不知这其中有多少根由,只觉得这少年似乎过于腼腆。

她回头看了一眼石门内,半点动静都没有,想必扶道山人还跟帝江骨玉较劲儿呢。

干脆……

自己偷个懒?

目光微微一闪,见愁看向他,好奇道:“你也经常来这困兽场吗?”

“也不算经常来,孙师兄来得更勤一些。”

戚少风对这一位“大师伯”也好奇很久了,只是听说大师伯不是在闭关就是在游历,这几个月来竟然半点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一说上话,却觉大师伯平易近人,与曲师伯完全不一样。

戚少风忍不住话多了些。

“孙师兄最敬仰的便是曲师伯,曲师伯常来这边,他们也就常来这边。”

见愁听着,不由挪动脚步,朝着外面去。

困兽场的轮廓,又渐渐在眼前了。

“曲师弟也经常来么……”

戚少风点了点头,不是很明白见愁的意思,只将自己知道的说了:“是经常来,不过出手的时候都很克制。曲师伯都不用道印,也不使用修为的,即便如此,我们也没人能打败他。”

这时候,外面那一片巨大的圆形场地,已经全然显露在见愁的眼前了。

戚少风此言一出,她忽然眉梢一动。

侧头,见愁看向了戚少风。

戚少风顿时脸红:“大、大师伯,怎么了?”

“不用道印,也不用修为,此言何解?”见愁直直问道。

戚少风没想到见愁竟然问这个。

他想到了别的地方去。

“不用道印,也不用修为,便是曲师伯只凭借自己血肉筋骨的力量与我们交战。不过说来惭愧,这几十年下来,我等竟无一人能击败曲师伯——不管是哪个境界……”

后面的话,见愁已经没听进去了。

眼前的困兽场,不知何时已经冷清了下来,再看不到一个人,似乎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这里便不会再有人关注。

她脑海之中,浮现出曲正风的背影来。

还有……

昔日还鞘顶上,那刚猛凌厉的攻击。

他果然在炼体。

很强。

目光顿时变得奇异起来。

见愁看向这一片巨大的地底空间,竟然忍不住地眯眼微笑。

她慢慢地回过头,看向了身后这一名青涩的崖山少年:“你刚结丹?”

戚少风一怔,只觉得见愁的目光……

格外摄人。

不是威压,却明亮得让人忍不住震颤。

他顿了片刻,才回道:“才结丹三日。”

“还有力气打一场吗?”

见愁的目光落在戚少风脸上的青紫伤痕上,淡淡问了一句。

打、打一场?

戚少风一下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惊讶地望着见愁。

章节目录

言情推荐阅读:

我不成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爬书网只为原作者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罪并收藏我不成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