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踏天龙皇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万年没见了,可安好?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万年没见了,可安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万年没见了,可安好?

    “古踏天,方才王智和你打赌,眼下本少也跟你玩一局,不知道你敢不敢接?”

    就在此刻,张安说道:“就赌牧倾城下跪无法让大殿内的神像碎裂,若她做不到的话,你的命本少亲自收了,权当给王智报仇,若你做到的话,本少的命就是你的了……”

    “想不到我打脸的同时,还能顺带捡一条人命,倒也是赚。”

    古踏天笑眯眯的瞥了眼自信满满的张安,又道:“牧倾城姑娘,你开始吧,记得放平心态,无需有多大的压力。”

    牧倾城点下螓首,膝盖缓缓朝地面的蒲团下沉。

    当她的膝盖离地面只有几毫米的时候,陡然间,整座大殿剧烈的动荡起来。

    “神、神像竟然、竟然真的碎了,这、这怎么可能?”

    只见诸多威严不凡,广目无边的神像,在古踏天脚跟缓缓下沉过程中,那宝相庄严神容似乎因为痛苦,和其他某种不为人知的因素,竟然扭曲起来。

    更为让人无法置信的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神像内部发出了一丝丝痛苦的呻吟。

    这种呻~吟声在坍塌中很轻,几乎微不可查,但依然被苟起情,苟起韩,史风操,张安捕捉到了。

    “神像碎裂,神邸哭泣,这、这怎么可能,难道、难道这小姑娘当真是九天神邸下凡?”

    真闻大师也是彻底的懵逼了,震撼的身躯都不停的颤抖起来。

    而此时,身为当事人的牧倾城也是彻底的懵逼了。

    她柳眉如弯月似得蹙起,那秋水似得美目不停的瞥着古踏天,透着惊愕和无法理解。

    眼前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为何真的能预知自己会让神像炸裂?又或者,眼下的一幕,完全是出自他的手笔,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

    “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终于找到你了,东皇凤舞。”

    尽管周遭灰尘飞溅,可此时的古踏天目光却死死的盯着牧倾城,不知不觉间,眼眶湿润了。

    这是他活了九万年,为数不多的喜极而泣。

    可见内心的激动。

    至于牧倾城的话,此时完全处在懵逼的状态中,丝毫感觉不到古踏天的投向自己的眼神,充斥着那种复杂的缅怀情绪。

    “张安,方才你怎么说来着?”

    回过神来,古踏天看着对方,冷声道。

    “不可能,你绝对是个魔鬼。”

    张安面如土色的瘫痪在地上,双腿颤抖着,裤裆不知何时,已经一片湿润了。

    “其实之前我亵渎神灵,若牧倾城无法让诸多神像碎裂,多的是人杀我。”

    古踏天道:“反正横竖结果都已经是定局,而你却依然跟我赌命,当真是蠢的可以。”

    “对呀,本少正是傻,本少为何蠢的就跟猪似得。”

    张安一愣,满脸懊悔的抬起巴掌,不停的扇自己的脸庞。

    “既然蠢的连猪都不如,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去死吧。”

    与此同时,小白人影一闪,掠过张安身边,旋即再次如幽灵似得回到古踏天身边。

    这出手和归来的速度动作一气呵成,甚至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可不知何时,张安的咽喉已经被割开了一条血窟窿。

    鲜血不断的飙射出来,最终仰天栽倒在地上,抽搐片刻就失去了生机。

    “这古踏天好残忍呀,怪不得外面传闻此人乃血手屠夫。”

    “张安也死了,死了啊,我们回去以后,如何跟张家交代啊!”

    苟起韩,史风操惊骇欲绝的同时,面色也难看的几乎滴出水来。

    今日他们一行几人约定来此地游玩上香,如今连续两个同伴惨死,这回去之后,哪怕将过错全部推脱到古踏天身上,肯定也少不了一顿责罚。

    “真闻大师,如今三局全部都是你出题,我也赢了两局,还有这最后一局,你尽管画出个道道来吧。”

    古踏天淡然的说道,那口吻仿佛天地之间任何事情,全部掌握在他手上似得。

    真闻大师面色难看的厉害。

    因为之前自己口口声声说过,今日比试不动用武道。

    而如今除了武道稳操胜券外,在其他方面,他似乎还真的找不到必赢的办法。

    不是自己太无能,是对方太诡异了。

    连神像碎裂这无法置信的一幕都做到了,还有什么手星能让对方认栽的?

    “怎么?如此看来,你是想不到其他手段和我比试了?”

    见对方面色难看,古踏天道:“那行吧,念在你老的都朽木,一只脚跨进棺材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了,识相的交出主持法印,好好回家养老吧。”

    “孽障,你休要欺人太甚。”

    真闻大师面目狰狞的咆哮起来。

    他苦心经营玉佛禅寺几十年,而且玉佛禅寺如今日进斗金,也帮他得到了无法想象的信仰之力,又怎甘心拱手送人?且对方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

    “主持,此獠连续打你的脸,这第三关何不开启刀光剑影绝杀路,将此獠也会成为马蜂窝?”

    就在此刻,杜贵眼珠子一转,道:“如此我们的面子也能挣回来,更能泄我们心头之恨呀。”

    “哈哈,本禅师还真的忘记了这底牌。”

    真闻大师眼里露出一丝亢奋,对着身边一群弟子咆哮:“来人,打开刀光剑影绝杀路,本禅师今日要让这小子看看我们玉佛禅寺最厉害的底牌!”

    “弟子遵命!”

    一群弟子立马大步而去,抵达大殿尽头,转动墙壁上一个磨盘似得机关。

    咔咔!

    一道刺耳的金属机械声响起。

    只见本来合拢的墙壁慢慢的分开,呈现出一条七八米宽,上千米长的通道来。

    这通道的两边金属铁壁上,到处都是幽黑的洞孔,犹如马蜂窝似得密密麻麻。

    “古踏天,你不是要比第三局么?这条路叫刀光剑影绝杀路,短短千米之路,一共有三万八千个洞孔,洞孔内全部装满了涂满剧毒的箭矢。”

    蔑视的瞥了眼对方,真闻大师狞笑道:“这最后一关,在机关启动后,彼此一同冲进绝杀路内,谁先被箭矢刺死就是谁输了。”

    这通道机关是真闻大师亲自布置的,对于里面的箭矢射的方向,了若指掌。

    所以,他就百分百的把握能安然无恙的闯过去。

    而之前比斗的都是各施手段,在绝对的绝杀环境下,真闻大师万分肯定,哪怕对方是神帝转世,也是血肉之躯,被射成马蜂窝是唯一的下场。

    “那便如你所愿。”

    古踏天从始至终都云淡风轻。

    “小崽子,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真闻大师脸上露出亢奋的自信,打了个手势。

    “咔嚓咔嚓!嗖嗖嗖!”

    随着机关磨盘的转动,只见绝杀路内一根根涂着剧毒的箭矢,如雨点似得在通道里不停的穿梭着,那密集的态势,足以让人眼花缭乱。

    “哇,这绝杀路果然不愧为绝杀路,如此密集的剧毒箭矢,哪怕是一只稍微大点的苍蝇,都不能完好无损的飞到尽头吧?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见到里面无穷无尽的箭矢,在场所有人哗然开来。

    “古踏天,你且睁开狗眼看清楚了,本禅师要让你在临死前感受到我们彼此的差距。”

    真闻大师脸上都是戒备,脚跟踮起,犹如一条猎豹似得蓄势待发。

    “不用了,之这次我先来!”

    古踏天闭起眼睛,摊开双臂,大摇大摆的朝绝杀路大步而去。

    “这古踏天疯了么?绝杀路里无数的剧毒箭矢可是不长眼睛的,哪怕是真闻大师本人,也得走的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吧?他竟然直接如新天漫步似得大步而去?”

    在场所有人震撼的眼珠子都几乎咣当一下,砸在地上。

    纵然是牧倾城也是木若呆鸡。

    “此獠如此的托大,还真的以为自己的身躯和那孩童一样,可以不死不灭呢!”

    真闻大师眼里露出一丝耻笑。

    就在此刻,一道尖叫声响起:“我靠,这些箭矢怎么回事?每当要刺到古踏天身躯的时候,竟然会诡异的绕过去,难道箭矢也有自己的思维,会拐弯?”

    “什么?”

    随着周遭此起彼伏的抽气声,真闻大师也忍不住抬眼看去。

    这一看之下,整个人彻底的懵逼了。

    只见在密集如雨点似得箭矢中,古踏天竟然如信庭漫步,身影逐步远去。

    更为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身上的衣裳从始至终连都没有被箭矢擦破。

    “不可能,不可能,这天下怎么可能会诞生这样邪门的事?”

    真闻大师脑子里嗡嗡作响,似乎因为无法接受,身躯踉跄的退了好几步,一下瘫痪在地上。

    而此刻,古踏天早就抵达尽头,再次折返回大殿现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