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踏天龙皇 > 第两百六十三章 惋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两百六十三章 惋惜

    “这是你欠我的,必须得偿还!”

    天地动荡间,无数的怨力、诅咒之力快速的汇聚到蓝紫邪的指尖,随着她的手势点去,没入了古踏天的眉心。

    这一刻,古踏天眉头浮现出一抹痛楚,体内磅礴的精气神仿若被抽空似得,迫使他的脸颊快速的消瘦,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白。

    这种苍老并不是寿元的老迈,类似生机被强行剥夺造成的虚弱。

    “这,这是怎么了?”

    六大国度的学府府主,古家的长辈小辈,风正秦,单彩蝶,盖擎苍,楚蓝灵,珍妃,夏浅浅,南宫无月,南宫离……等等人均是面面向觎。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看不出蓝紫邪手段,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是一种非常恶毒的邪术。

    而方才,蓝紫邪还出手吓走了武宗神缘烈,和古踏天彼此谈话如同老朋友的许久。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却突下杀手,这让他们不明白,也无法理解。

    “这女子施展的难道是传说中从永恒天门里流传出来的大诅咒术?”

    “好像是呀,老夫曾经从一本古书上看过施展大诅咒术的过程,和如今这神秘女子的手法一模一样,难道……”

    “什么?大诅咒术?这女子什么来历,竟然能动用大道神通?”

    “嗳,先别管她什么来历了,反正这女子动用大诅咒术的时候,曾经发下了鸿源,诅咒古踏天这辈子修为无法更进一步,这岂不是意味着古踏天的修炼只能原地踏步了?”

    死一般的寂静中,忽然有几个见识不凡的巨头似乎想到了,面色大变的嚷嚷起来。

    仿若瘟疫似得,风正秦,单彩蝶,楚袁城,珍妃,夏无极,古家的长辈小辈骤闻噩耗,均是痛心疾首起来。

    经过今日的一幕,他们都很清楚,古踏天的潜力可谓恐怖变态到了极限,只要不无端夭折,将来踏足武帝境也只是时间问题。

    大夏王朝诞生一尊货真价实的武帝,这是什么概念?

    而今,一尊冉冉而起的武帝,却被眼前这个神秘女子用大诅咒术给剥夺了,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和噩耗。

    “若你在这个世界混不下去,就来找我,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会好好待你的,嗯,做个男宠吧,如今的你也只有这个资格。”

    凝视着古踏天晦暗痛楚的脸颊,蓝紫邪甜甜的笑着,旋即她的身影缓缓消散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得。

    “踏天……”

    直到此时,古成业,古正刚,古泉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搀扶住古踏天。

    “爹,爷爷,我没事。”

    古踏天嘴角噙着一丝苦笑,摆摆手宽慰的笑,深邃的目光凝视着蓝紫邪消散之处,眼里五味陈杂。

    其实古踏天若想躲过对方的大诅咒术,还是能做到的。

    哪怕蓝紫邪也奈何不得他分毫。

    毕竟对方修为虽然通天彻地,但此时抵达阳间的只不过是一缕青丝。

    不过之所以选择承受,除了诸多亲人在一边怕被波及外,更多的是,古踏天当年利用她赢了灭世之战,的确是亏欠了对方。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蓝紫邪对古踏天根本没有了解透彻。

    数万年过去,古踏天在灭杀之战中,得了无数的大机缘,禅宗的诸多底牌不谈,更是领悟了大净化术。

    这大净化术就是诅咒术的克星。

    所以,外人包括蓝紫邪本人都认为,古踏天被诅咒,一辈子修为再难突破分毫。

    可事实是,这诅咒术对古踏天没有一点影响,该修炼的还是修炼,该突破的还得突破。

    “师尊,方才那个可恶的女人到底是谁?为何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对付你?还有,你眼下如何了?会不会真的一辈子无法再突破了?”

    “师尊,哪怕你真的从天堂跌入了泥潭,徒儿们也会一辈子不离不弃的伺候你。”

    楚蓝灵和夏浅浅心里堵得慌,泪眼朦胧的说道。

    “师尊哪怕在落魄,也还没有沦落到要你们伺候一辈子的地步。”

    古踏天抬手刮了两个女孩子的琼鼻,言行间闭口不谈蓝紫邪的来历。

    “古踏天,你通晓古今,一定知道如何解除大诅咒术的对吧?你说吧,需要什么东西,哪怕天涯海角,本圣女也要帮你找到。”

    当见到古踏天虚弱无比,死气沉沉的模样,不知为何,南宫无月的心堵得慌,仿佛说话都哽咽起来。

    而身边的南宫离,其他几国的学府巨头内心也是五味陈杂起来。

    他们这边,今日死在古踏天手上的学府天才诸多,按照常理来说,彼此还是仇深似海,不过眼下随着古踏天中了大诅咒术,一切恩怨都随风而去了。

    当然,更多的是,哪怕古踏天中了大诅咒术,身边还有诸多妖兽族的大佬守护,有风正秦,单彩蝶等人陪同,他们依然无可奈何罢了。

    “无月,你别枉费心思了,天地间能解大诅咒术的办法,就是领悟出大净化术。

    不过此术也是从永恒天门中流传出来的大道神通,哪怕武帝强者也可遇不可求,更别提古踏天了,所以,古踏天是彻底的废了。”

    南宫离言辞带着惋惜,又意识到不妥,转口道:“当然,哪怕古踏天今后修为再也不能突破,以他如今的修为,也足以成为一方霸主,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哥,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南宫无月娇躯一颤,俏脸浮现出难以接受的伤感。

    彼此在乱妖林经历过生死考验,不知不觉间,她对古踏天已经产生了爱慕的情愫。

    本来,按照她的想法,一同抵达神国,等古踏天解决和梦空灵的婚约,参与神国秋试后加入仙门后,她就跟家人摊牌,下嫁给古踏天的。

    可如今!

    随着古踏天资质暗淡,因为彼此的身份档次不对等,她所在的紫霄古国皇室,是断然不会答应了。

    “我的伤势远远没有你们想想的那么严重,其实这大诅咒术我自己就有办法应付,大家无需担心。”

    本来,古踏天是懒得去解释的,又怕众人担心,只能随口敷衍一句。

    不过现场所有人,包括单彩蝶,风正秦在内,都以为是古踏天这话宽慰自己等人的谎言罢了。

    毕竟中了大诅咒术,连武帝强者都束手无策,何况古踏天这个少年?

    “南宫离,诸位府主,我们之间的恩怨之前已经算是两清了,如今神国秋试近在咫尺,不知道诸位什么时候启程去罗浮?”

    古踏天主动转移话题。

    如今楚仁王惨死,徐韶华,徐坤也全部陨落,大夏这边诸事解决,他也是时候去神国解救母亲,寻找斩缘剑和东皇凤舞了。

    “古踏天,你如今中了大诅咒术,体内精气神枯竭,还是暂时好好的待在大夏休息吧……”

    南宫离眉头微微一挑,言辞闪烁起来。

    他本打算明日和诸多学府的大佬一同启程去神国的,若古踏天资质没有被废,还有那个神秘而恐怖的女子在背后相助,他们自然是乐意带着同行。

    毕竟神国秋试,也能为以紫霄为首的联盟国争面子。

    可如今古踏天是废了呀!

    当然,最重要的是,古踏天得罪了神国中三流的徐家,上三流的神缘世家,如今底蕴大跌,若带着他同行,岂不是其找麻烦?

    “喂,南宫离,方才我师尊和其他诸国府主弩张弓拔的时候,你还热情的巴结呢,如今这翻脸的速度可是比翻书还快呀。”

    楚蓝灵自然听出了对方言辞里的冷漠和生疏,气恼的道:“况且我师尊还救了你妹妹的性命,更是帮你妹妹觉醒了火灵体,让你去神国捎带一程算什么大事?”

    被楚蓝灵一顿数落,南宫离饶是脸皮再厚,也露出了一丝不自然。

    而南宫无月自是心向着古踏天,想与之同行的,正想出言答应下来,又被南宫离察觉,抬手阻拦,压低声音道:

    “妹妹,我知道你关心他,可如今他修为被限制,潜力沦为平庸,你带着他等同是害了他,难道这种粗浅的道理还不懂?”

    南宫离这方苦口婆心的解释,于其是为了古踏天的安危,倒不如说不想为古踏天而得罪神国的几大世家,毕竟古踏天无法突破,如今的战力还是非常之恐怖的。

    这点,大家均是心知肚明,诸如风正秦,单彩蝶,古家长辈小辈闻言后,均是愤怒难平。

    不过古踏天本人并没有生气。

    人的本性就是如此,当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顶着压力拉拢,当你一文不值时,避之如蛇蝎。

    古踏天前世经历过无数次,早也麻木了。

    “踏天,我皇兄说的不错,今日你和神缘世家决裂,若踏足神国的话,定然得遭受到神缘世家的报复,所以我也希望你暂时留在大夏……”

    南宫无月嘴唇蠕动,为难的道。

    “我明白,也理解你的心意和关切,你们走自己的便是了。”

    换位思考,古踏天或许也会这样劝说南宫无月,所以心绪平和的很。

    搁下这方冷漠的话,在一群亲人的拥簇下,古踏天直接大步离开了祭祖的广场。

    目送古踏天离去,这一刻,广场上的诸多学府大佬心思各异,有幸灾乐祸的,有感慨惋惜,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而南宫无月却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萧瑟,仿佛彼此刚刚拉近的距离随着古踏天的离去,越来越遥远了。

    “皇妹,别多想了,古踏天的前途一片黑暗,更是得罪了神国的神缘和徐家,而你已被仙门特招,彼此完全不对称,哪怕父皇也会反对你和他在一起的。”

    感受到南宫无月伤感的情绪,南宫离道:“反之,不对等的结合,带来的就是伤害,他母亲殷素素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证明,该放手的时候,就得学会放手,不是么?”

    “是呀圣女,我们紫霄古国虽然政权独立,但名义上毕竟归神国管辖,神缘世家乃神国的金字塔,还有徐家,若不和古踏天撇清关系,难保这两座大山会秋后算账。”

    身边几个紫霄国的学府弟子说话就直白多了,点名要害。

    南宫无月则是默默的低垂着螓首,攥紧粉拳,眼泪无法遏制的流淌而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