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踏天龙皇 > 第二章 父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章 父亲

    “此獠为天地不容,神明厌弃,才会导致神像不肯接受他的膜拜礼遇,这古踏天一定是邪魔转世。”

    古泉内心也是翻起了滔天骇浪,面色狰狞的咆哮道:“来人呐,快将此獠绑在火刑架上,活活烧死,否则定然会祸害古家,祸害苍生……”

    “谁敢动老子的儿子?”

    一道中气十足的咆哮声响起。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气势不凡的大汉疾步而来。

    这个大汉身材魁梧,满脸胡渣,一张脸饱经风霜带着疲惫和着急,正是古家现任族长古成业,也是古踏天的父亲。

    古成业脚下飞快,但一只脚似乎有隐疾,一瘸一拐,极为的不对称。

    “爹,你的腿怎么了?为何会变成这样?”

    凝视着眼前这张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庞,古踏天百感交集,迟疑片刻,迎了上去。

    两份记忆的融合,等同古踏天两世为人了。

    前世的他屹立在九天之巅,一览众山小,享受苍生的膜拜,面对的都是恭维和奉承,其实内心孤独的很。

    这种来自血浓于水的亲情和关心,是古踏天可望不可及的。

    “踏天,你的病好了?你能正常的和为父交流了?”

    怔怔的凝视着古踏天,不知不觉间,古成业眼眶通红了。

    “二弟,这祭祖圣地可不是你们父子闲话家常之处。”

    古泉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你的儿子乃邪魔转世,导致神像崩塌,罪不容赦,为了避免祸及古家,按照大哥的意思,还是将他就地处决为好!”

    神像无端崩塌,太过凑巧和匪夷所思,到底和古踏天有没有关系,古泉也不清楚。

    不过这点已无关紧要,如今古泉的爱子古罗宇和不少弟子身受重伤,他必须将这脏水往古踏天身上泼,如此才能置身事外。

    “老狗,你说我是邪魔异端,那你可曾从我身上感受到魔气?你口口声声说神像坍塌和我有关,证据呢?”

    古家一共有两房,古泉是长房的当家,因为族长职位落入二房,从而心生嫉妒,明里暗里的为难古踏天和他的父亲古成业。

    所以,古踏天的语气也不怎么客气。

    “孽障,老夫可是你大伯,你竟然骂老夫为老狗,你眼里还有没有尊卑,真是反了天了,反了天了……”

    古泉气得暴跳如雷。

    “我叫古踏天,脚踏九天十地,神魔叩首,反了这天又何妨?”

    声若大道雷音,蕴含着一种睥睨天地的霸气。

    “踏天,不可无理……”

    古成业也是目瞪口结,回过神来,又看着古泉,冷声道:“大哥,我的腿虽然瘸了,可还是是古家的族长吧?那我还得问一句,这个家到底是谁说了算?”

    “古成业,一年之前,你为了袒护这个孽障,被镇东王府的长老打断了一条腿,如今你的腿疾非但没有痊愈,而且还导致修为倒退,根本不适合担任族长了。”

    古泉面色铁青的道:“你若一意孤行,继续袒护你这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废物,等老爷子访友归来后,休怪大哥召开长老大会,如了你的意愿。”

    “那就等你罢免了我族长的职位,再口出狂言也不迟。”

    古成业冷哼一声,牵着古踏天的手,一瘸一拐的离去。

    沿途所过之处,所有小辈和侍卫纷纷避退。

    感受到父亲手掌传过来的磨砺和温暖,古踏天内心五味陈杂。

    这一年之中,因为武帝记忆太过庞大,两世记忆融合中,导致他绝大多数时间浑浑噩噩,对外界一无所知。

    记忆里,他父亲的腿是完好的。

    短短一年时间,父亲不但变得双鬓银白,苍老了许多,连腿都瘸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变故?

    回到古踏天居住的厢房,古成业屁股还没有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道:“踏天,你告诉为父,方才在祭祖广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大伯会指责你是邪魔异端?”

    “只是一个巧合罢了,爹,你且让孩儿看看你的腿疾。”

    古踏天随口敷衍,蹲下身,撩起对方的裤脚,随之瞳孔微微一沉。

    古成业的左腿没有一点正常人该有的血肉,皮肤干枯褐黄如树皮,薄薄的贴在骨头上,骨截有几处明显的断裂痕迹,显然是被外力硬生生的打断的。

    “爹,你的腿是谁打瘸的?”

    古踏天这话没有一丝正常人该有的烟火味。

    古成业下意识缩回腿,饱经沧桑的脸庞透出一丝复杂,叹息的道:“一年前,你在大夏城意图玷污霓裳郡主清白被抓现行,废了一身修为,在皇室的调停下,这件事本已完结,可镇东王府不肯罢休,来到我们古家兴师问罪,所以,哎……”

    “所以,他们废了您了腿?”

    古踏天笑容冰冷,凝结空间。

    大夏疆国处在天元大陆北域,乃一星疆国,城池上百,武者千万。

    而国度内有一座大夏学府,被誉为武道圣地,世家小辈趋之若鹜。

    一年之前,古踏天以新生第三名的成绩考入大夏学府,成为烫手可热的绝世天才。

    在庆功宴之上,他拒绝了镇东王府的招揽,而后意识模糊,醒过来就躺在了镇东王嫡女霓裳郡主的床榻之上,被诬陷意图不轨,当众废了修为。

    古踏天记得很清楚,当日他仅仅饮了两杯酒水,以他的酒量,根本不可能会失去理性和意识。

    “踏天,如今你已经清醒了,你告诉为父,到底是谁陷害了,只要有证据,我们父子就是皇室伸冤,请国主主持公道。”

    自己的儿子什么秉性,古成业一清二楚。

    他很早怀疑有人陷害古踏天,可苦于古踏天被废修为后,浑浑噩噩,所以伸冤的事就耽搁了下来。

    “爹,事成定局,镇东王府已经在我们父子身上烙下了无法抹灭的痛苦耻辱,跟皇室伸冤又有什么意义?”

    古踏天双手负在后背,冷冽的目光遥望窗外,道:“孩儿做人的格言很简单,镇杀世间一切敌,当孩儿的脚再次踏入大夏城的时候,天上地下都没有人能拯救得镇东王府满门!”

    听到古踏天霸道绝伦的言辞,古成业莫名一惊。

    他发现古踏天变了,一年前的古踏天固然是天才,可温文尔雅,醉心武道,与世无争。

    如今脱胎换骨似得,那流露出的杀伐气息,连古成业都感到心惊胆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