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都市逆天神医 > 第37章 太疯狂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尹建军是从乡镇卫生院一把手调到中医院去的,初到中医院时,蔡长治对他很有几分防范之心,毕竟中医院只有两个副院长。

    据说,蔡长治找尹建军谈了一次话,两人之间聊的很深入,从那之后,蔡院长对他便再无防范了。

    至于那次两人之间究竟聊了些什么,外人便不得而知了。

    凌枫和尹建军之间关系虽然不错,但却并无深交,对于今日对方过来的用意,他不得而知。

    入座之后,尹建军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沉声道:“凌枫,上次的事对不住呀,他提出来之后,我虽明确提出了反对意见,但寡不敌众,因此……”

    凌枫知道尹建军说的是他胡家村来的事,当即便开口道:“没事,尹院长,你也看见了,我在这儿挺好的,说实话,现在就算医院让我回去,我还不乐意呢!”

    尹建军将这话当成开场白,谁知凌枫却不按套路出牌,这让他很是意外。

    “是呀,话虽这么说,但你毕竟一分配就在中医院工作,而且也干出了不错的成绩,陈院长可是指望你接替老黄成为针灸按摩科主任的,可现在……,小马和你根本没有可比性嘛?”尹建军说到这儿,停下了话头,两眼直视着凌枫。

    现任针灸按摩科主任是马金成,年龄比凌枫还大一岁,但医疗技术确定实在不敢恭维。马金成擅长溜须拍马,据说,为了能当上这个主任,他将老婆送上了蔡长治的床。

    至于是与不是,外人不得而知了,但老话说的好,无风不起浪。

    凌枫摸不清引进军的用意,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其一眼,出声道:“尹院长,我现在所要做的便是将胡家村医疗服务点的工作做好,至于其他的,和我无关,也无力改变现状。”

    说到这儿,凌枫故作郁闷的猛抽两口烟,用力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

    尹建军不失时机的掏出软中来递给凌枫一支,沉声道:“凌枫,事在人为,你还年轻,不该自暴自弃!”

    将尹建军的表现看在眼中,凌枫敏锐的意识到,前任院长陈鸿儒出事后,尹建军看到了机会,今天过来是想要拉拢他的!

    中医院在南兴仅次于县人医,针灸按摩和中医治疗肠胃病是其特色,一院之长的吸引力还是非常足的。

    “我也不想自暴自弃,但人家是主持医院工作的副院长,高高在上,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医生,总不能搬石头砸天去吧?”凌枫的话语中充满了无奈。

    “你说的不错,但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他未必能成为医院之长。”尹建军一脸阴沉的道,“有些人的手黑着呢!”

    凌枫听到这话后,当即便想起了前任院长陈鸿儒的死,压低声音道:“尹院长,除了我的事以外,难道他还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尹建军扫了凌枫一眼,沉声道:“凌枫,你把你当成自己人看待,否则,这事我是绝不会说的!”

    “尹院长请说,我以人格保证,绝不外传!”凌枫一脸阴沉之色。

    尹建军微微坐直身体,探过头来:“陈院长出事时,我是第一个赶过去的,他和我说,留心姓蔡的!”

    凌枫眉头紧蹙,两眼直视着尹建军,期待他的下文。

    “陈院长的情况很严重,说完这话后,只剩下含混不清的话语,根本听不明白,不过从他的表情不难看出,他很愤怒、后悔,甚至有几分咬牙切齿之意。”

    凌枫的眉头皱成了川字,一脸阴沉之色:“尹院长,你的意思是陈院长的死和蔡长治有关。”

    蔡长治和凌枫之间不对付,这是中医院尽人皆知的事,没必要给他面子,直呼其名并不足为奇。

    “陈院长虽未明说,但他的话语中确是这意思!”尹建军沉声道。

    凌枫轻点了一下头,看似随意的扫了尹建军一眼:“尹院长,这事你该告诉陈院长的家人才对,怎么会找上我呢?”

    “陈院长对你非常器重,你和他女儿也很熟悉。”尹建军沉声道,“由于没有直接证据,不便和他家人说这事。”

    凌枫轻点了一下头:“尹院长,这两天,姓蔡的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他现在一门心思想要当院长,除了创建的事情以外,便往局里跑。”尹建军沉声道,“除此以外,并无异常。”

    “陈院长出事后,你见过有人进过他办公室吗?”凌枫说到这儿,补充道,“我指的是悄悄的,不为人所知的那种。”

    “怎么,陈院长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尹建军一脸疑惑之色。

    据陈思悦说,她父亲有一本工作笔记,不过在她去中医院收拾遗物时,并未见到。这个黑色的小本子极有可能和陈鸿儒的死有关,凌枫想在尹建军这儿旁敲侧击的打听一下。

    尹建军过来有他自己的目的,凌枫不可能完全信任他,因此,绝不会将工作笔记的事说出来的。

    “没有,我只是想了解一下相关情况!”凌枫看似随意道。

    尹建军郑重思索了一番后,轻摇了两下头,表示没有。

    “在我的印象中没有,等回去以后,我帮你留心一下这事。”尹建军出声道。

    凌枫轻点了一下头,出声道:“谢谢尹院长了!”

    “凌枫,你我兄弟之间,不说这些见外的话!”尹建军满脸憨厚的笑意。

    凌枫嘴角微微上翘,嘴角挂着微笑,轻点了两下头,表示赞同。

    “你和陈院长的家人沟通一下,改天我们再好好商议这事,你看怎么样?”尹建军压低声音发问道。

    对方已将话说到这份上了,凌枫除了点头答应以外,别无他法。

    “老弟,只要能将姓蔡的搞倒,无论我当不当院长,针灸按摩科主任非你莫属!”尹建军信誓旦旦道。

    凌枫对于尹建军的空头支票一点兴趣也没有,但还是满脸堆笑的答应了下来。

    尹建军并未在这儿多待,谈完正事后,便径直告辞了。

    凌枫送走尹建军之后,将整件事情连起来想了一遍,愈发认定院长陈鸿儒的死很是蹊跷。

    尹建军一定知道什么,只是不愿说而已,否则,他不会笃定的认为,只要查清陈鸿儒的死因,蔡长治铁定玩完。

    蔡长治难道真的为了能当上一院之长而害了陈鸿儒,这未免也太疯狂了吧?

    要想弄清这事,蔡长治办公室的牛皮纸信封和陈鸿儒的黑色的工作笔记,这两样东西至关重要,必须想方设法找到。凌枫一脸坚定的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