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因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执符内领悟出的禁法玄妙莫测,既然已经与那玉牌融为一体,便不可拔除,这厮日后终究要受自己节制。

    心中念动,杨三阳双眼看向四师兄所在的山峰,左手缓缓伸出,一道符文慢慢浮现:“我若是继续对其刁难,便等于给他和道缘创造机会……既然如此,且放你一马。”

    四师兄所在的山峰,此时道义辔头散发,周身衣衫虽然看起来还依旧整洁,但身子却多了一股难闻的味道,显然是太久没有洗澡了。

    此时四师兄仿佛雕像一般,面色颓然的坐在那里,双眼内流淌着一抹黯然、绝望,在其周身是摔碎了一地的各种物品。

    “四师兄,你莫要绝望,终究是有机会的,先天灵物想要寄托法相,怎么会有那么容易?”道缘开口,细声细气的安慰着,坐在一边看着面色颓然的四师兄,眼睛内满是心疼。

    它见证了这个男子的崛起,那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同样也看到了他如此狼狈,陷入尘埃中不可自拔。

    “我就是个废人!我就是个废人!我对不住师妹,本想着待我寄托法相成功,便可在皇朝中加大话语权,为师妹寻得寄托法相的灵物,谁知却生生卡在了这境界两千多年,反而师妹先我一步寄托法相,我还要依靠师妹的照顾!”道义目光黯淡:“师妹,我对不住你。”

    “师兄莫要胡说,非你资质不行,而是先天灵物何等珍贵,想要寄托法相哪里有那般容易!”道缘安慰了一句。

    四师兄闻言摇摇头,目光里流露出一抹黯然:“这暗无天日的一千两百年中,我终于知道什么才是我最该把握的!什么对我来说才是最珍贵的!若无你的陪伴,我怕是早就挺不过去,自废道功兵解转世了。”

    道缘闻言面带羞涩,浮现出一抹殷红,略带期待道:“四师兄最珍贵的是什么呀?”

    “我……”道义刚想开口,忽然间周身气机波动,手中玉牌震动,化作一道流光被其口鼻吸收。顾不得与道缘多说,四师兄身躯颤抖,面色狂喜,连忙闭目盘膝打坐。

    “成了!终于成了!”道缘看着那化作流光的玉牌,眼中露出一抹释然、激动:“总归是不负所望。”

    “两千五百年过去,那小猴怕是……”道缘眼睛里露出一抹黯然:“我对不住你!”

    “嗡~”

    杨三阳在与道行说话,忽然间只见远方山川内一道气机冲霄而起,一股先天气机升腾,直插云霄。

    “你终究是放过了他!”道行叹息一声:“你倒不如拖着,将其生生拖到老死,道缘便是你的了。”

    “他背后有一个皇朝支持,续命灵药不知有多少,想要将其熬死不知要多少万年,到那时二人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杨三阳摇了摇头:“接下来的事情,咱们兄弟还要唱一出戏,可不能叫道缘一直呆在四师兄哪里。”

    “依照道义的招摇,以先天灵物寄托法相,在诸位同门中,他的根基最为深厚,必然会大肆宴请同门显摆一番!”道行一双眼睛看着杨三阳:“你的修为当真没问题?”

    杨三阳摇摇头,道行低声道:“你可知为何大家总是费尽心思要提高自己的底蕴?”

    “自然是为了走的更远”杨三阳不假思索道。

    “那个目标太遥远,真正的原因是祖师曾说过,要在众位弟子中择一真传,传授其先天大神通!谁的根基更深厚,谁能获得祖师的青睐机会也就越大!我不知你寄托法相的灵物为何,但肯定及不上先天灵根。你不单单损失的是寄托法相的先天灵根,而是丧失了一次获得祖师真传的机会!”道行惋惜道。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杨三阳面色变了又变。

    “大师兄刚入门的时候,祖师宣布的,谁想到数十万年过去,祖师却依旧没有选择任何真传弟子!那可是先天神祗才能掌握的力量!”道行眼中露出一抹希翼。

    远方山间传来一道长啸,震动山林之间,灵台方寸山无数修士为之自闭关中惊醒。

    “真传……”杨三阳背负双手,看着不断收敛的先天气机,露出一抹沉思。

    “后悔了吧?现在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当时我就想着乘道义那厮不曾寄托法相之时,逼着道缘将宝物要回来,你偏偏顾忌道缘的面子,阻止我!现在人家寄托法相成功,你后悔也晚了!”道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现在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漂亮的女人那里没有,我弟我族中一抓一大把,比道缘漂亮的更是也有数人。漂亮女子常有,而祖师真传唯有一次机会,你小子简直色迷心窍了,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

    “你不懂!你不知道缘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若无道缘,我便不能到达灵台方寸山。来不了灵台方寸山,没有长生机缘就在眼前,白泽可不会与我签订契约!白泽更不会主动将我带到名山胜景为我寻找师承!他顶多是庇佑我千年罢了,直至我老死,然后继承我的遗产!”杨三阳心中念头流转,却没有和道行解释。

    白泽乃先天神祗,他拉不下面皮求人,叫人家别的神祗收取一只蛮子当徒弟。一个正规学校,你要把一只猴子送进去读书,你在侮辱谁呢?

    “情况不一样,感觉自然不一样!”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迷离,她永远忘记不了当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道缘对自己来说便是仙音、由仙宫走入凡尘中度自己出苦海的仙女。

    “灵台方寸山数千年没有人打扫,这都是我的活计!”杨三阳慢慢走下山,扛着一个扫把,不紧不慢的清理着山间落叶、青苔。

    四师兄的山峰

    四师兄周身神光收敛,一扫颓然气息,眼中露出一抹精光:“果然,族中老祖推算的正确,道缘便是我的福星,只要接近道缘、讨好道缘,我便可以借得其运数。若无道缘,我如何获得寄托法相的先天灵根?若无道缘,我如何能寄托法相成功?先天灵根,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炼化的。”

    心中这般想着,四师兄看向面色忧心忡忡的道缘,诧异道:“为兄如今寄托法相成功,师妹怎的不高兴?”

    “没有!师兄寄托法相,小妹自然是高兴的!我只是忽然想到了那只小猴,走出圣境已经两千多年,也不知如何了!师兄如今寄托法相成功,还需随我一道下山去找回那小猴!”道缘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四师兄。

    道义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方才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那孽畜!师妹当真觉得,两千五百年过去,那孽畜在凶险的大荒中还活着吗?大荒中危机无数,那孽畜又不曾有护道手段……怕是刚一出灵台妙境,便已经陨落了。如今两千多年过去,骨头都烂没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师兄你莫要胡说!”道缘面色苍白,哆嗦着嘴唇,反驳道。

    “你莫要自欺欺人了,以你的性子,只怕是早就知道,那孽畜根本就活不过半个月。否则你早就走下大荒了,又何必在山中等我?你只是不愿面对现实,借我来麻醉、迷惑自己罢了!你心中存了一丝侥幸而已!”道义摇摇头:“师妹,你醒醒吧。他根本就不可能活着,从他走出大荒的那一刻,命运便已经注定,别再自欺欺人了。”

    “噗通~”

    藤椅翻滚,道缘身躯一软,跌坐在地。道缘哆嗦着身躯,声音沙哑道:“师兄,你莫要胡说八道。”

    “我去洗个澡,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那孽畜虽然死了,但咱们的日子还是要继续过!”四师兄转身走向后山,留下道缘一个人坐在地上,眼睛逐渐红润,两行清泪划过白皙面颊:“小猴,我对不住你!我对不住你啊!”

    道缘匍匐在地,不断嚎?G痛哭。

    过了半刻钟,才见道缘慢慢止住啜涕,扫视了四师兄的洞府一眼,然后失魂落魄的走下山,慢慢向自家山头走去。

    虽然心中尚存侥幸,但她心中却知道,那小猴一个人在大荒中数千年,早就死了!

    自己在大荒中尚且寸步难行,更何况是比自己差了不止多少距离的小猴?

    “唰~”

    “唰~”

    “唰~”

    远处传来扫把清扫落叶的声音,在山林间不断回荡,显得格外清晰。

    听着那扫把声,道缘心脏猛然一抽,两行泪水又是滑落:“师弟,我坏了你的机缘,我对不住你啊!”

    这般想着,却脚步不由自主的循着扫把声,向来源处走去。

    人的心中总是会存在某种自欺欺人,纵使是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却依旧不敢置信,怀有一丝丝侥幸。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为你偿命!我一定会为你偿命!你因我而死,我却不能叫你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在命运长河中漂泊,我很快就会去陪你了!”道缘一边想着,一边迈步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