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三十章 重归山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祖龙此时有些心虚,魔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私下里做的那些龌龊勾当,那执符究竟有没有落在魔祖手中?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很要命的问题。

    不论如何,执符的事情自己都不能承认,而且……必须要带着四海中的珍宝,前往西昆仑向魔祖请罪。

    杨三阳一路疾驰,直接化作金虹招摇过市,弹指间便是数十万里。一路上不计法力消耗,杨三阳法力无边,直接将金乌化虹大法催动到极致,所过之处大荒众位妖王只见一道金光划过虚空,还不待众妖王反应,杨三阳身形已经不见了踪迹。

    如今有无穷法力,他自然不会担心力竭被人害了。从灵台方寸山中走出来,他足足用了几年的时间,如今回去却只需要一个月。

    “嗡~”

    金虹收敛,灵台方寸山近在咫尺,已经可以看到模糊中朦胧的轮廓,杨三阳却是忽然间面色一变,眼中一条金线流转,骇然失声:“凭什么!”

    一道很粗的因果业力降临,直接降临在杨三阳的身上,只见其周身功德金光流转,不断与那因果业力抵消,自家功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消散。

    “我靠,凭什么呀?管我什么事?那大阵是魔祖破的,地脉是魔祖毁灭的,山林间无辜惨死的众生是魔祖杀的,管我什么事?凭什么降临到我身上?”杨三阳有些无语:“欺负老实人是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呢?”

    “辣莫粗的因果法则,辣莫多的业力!”杨三阳用手指做了一个环报的动作:“这要多少功德填进去啊?”

    不管杨三阳心中如何反抗,但是却无效,身上的功德自动冒出来,抵消着天地间忽然涌来的因果业力。

    待到满天业力消失,杨三阳方才揉了揉鼻子:“纵使是损耗了一部分功德,但一切都值得!有了先天混沌元胎作为法相,我的根基将前所未有的深厚,纵使先天神祗也未必能及得上我。不吃亏!”

    先天混沌元胎带来的太清两仪微尘大阵不说,先天元胎还能为自己提供无穷无尽的法力,先天混沌内衍化生生不息无穷无尽,分给自己的哪一点法力连皮毛都算不上,先天混沌元胎基本上没有损耗,人家念动间便会自我衍生弥补回来。

    而且法相可以借助先天混沌元胎,在其中推演诸般法门,完善诸般神通,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如果说杨三阳法相是智脑的话,那先天混沌元胎便是超级光脑,不……亿万倍的超级光脑,运算诸般神通术法、推演完善自家一身所学,有无穷裨益。

    而且自己还可以时常观摩开天辟地,万物衍生混沌归元的过程,这其中诸般好处,都是长远才能收获的,眼下一时间未必能显现出来。

    心中念动,遁光卷起,杨三阳化作金虹弹指间回归灵台方寸山,落在了道缘的洞府内。

    “嗯?”杨三阳显露身形,眉头不由得一皱,山洞内布满了灰尘,锅碗瓢盆上已经沾染了厚厚的一层尘埃。

    可以看得出,整个山洞,已经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没有住过人了。

    “道缘师姐去了哪里?”杨三阳眉头皱起,却也不着急去找人,而是慢慢打来清水,清洗着自家洞府。

    “可惜,没有那种念动间便可清洁洞府的妙术,否则那里还用得上我动手?我怕是所有穿越者中,混的最惨的一个!”杨三阳撸起袖子,开始在山洞内进行大扫除。

    足足半日,方才将所有物件清扫了一遍,软榻上皮毛皆已经腐朽,化作了灰烬,他不得不又换做了新的皮毛。

    “道行那厮两千多年过去,却不知如何了?”杨三阳心中念动,直接化作金虹,在山林间穿梭,一路径直降落在道行山峰脚下,瞧着布满青苔的山路,很显然山中的主人有些年月没有出关了。

    脚掌踩在松软的青苔上,杂草已经遮蔽了台阶,杨三阳不急不忙的打量着左右山峰,一路径直向山间走去。遥遥的便听到山林间清泉瀑布之声飞溅,杨三阳循着声音走去,便看到了端坐在瀑布前打坐的道行。

    道行周身布满了厚厚的灰尘,整个人似乎与山石融为一体,成为了泥塑一般。

    “有长进啊!寄托法相都成功了,看来你这两千五百年没有白百度过!”杨三阳扫视着道行,观摩其修行,忽然间开口。

    道行闻言眼皮一动,掉落下厚厚的尘埃,然后一声惨叫:“哎呦,迷眼了!你快帮我吹吹!”

    杨三阳闻言无语,一脚踹出,将道行踹入不远处的潭水中:“什么味道啊!你修行多少年不曾出关了?”

    “噗通~~~”

    水波翻滚,道行自河水中不断扑腾,听闻声音惊喜的道:“道果,你回来了!你居然真的回来了,看来你这小蛮子没有死在外面!”

    抹了一把脸,道行自河水中钻出脑袋,面色惊喜的看着杨三阳:“你竟然真的活着回来了。”

    “不对,师弟……你……”瞧着周身皮毛黯淡枯黄的杨三阳,道果察觉到了不对劲,声音都在忍不住哆嗦:“师弟,你的法力被废了???是谁干的!!!是谁干的!!!”

    道行自河水中站起身,跨步上岸扶住杨三阳肩膀,感受着其周身气机,一双眼睛顿时红了:“是谁干的!”

    杨三阳皮毛枯败黯淡,筋骨松弛无力,周身勃勃生机已经尽数化作了衰败之气,当年人人称道的仙肌玉骨,算是彻底废了。

    最关键的是,道行没有在杨三阳身上发现法力!他现在就像是肉体凡胎,和普通猴子一样!

    说实话,他与道行同病相怜,在山门中地位最低,反而生出了一股惺惺相惜的交情,真正的交情。

    “你激动个什么劲,我如今不过是得了一些机缘,尚未完全消化罢了,肉身枯败只是暂时的!”杨三阳将道行手掌扯开:“一个大男人,这般作态叫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杨三阳翻了一个白眼,道行声音在颤抖:“可是你的法力?你的根基被废了啊?”

    “你这种愚笨的凡夫俗子,安能知晓我的妙境?”杨三阳撇了撇嘴:“反倒是你,最近日子混得不错啊,居然寄托法相成功了。”

    “两千多年苦修,再不能成功,我便要去一头撞死了!”道行面色迟疑的看着杨三阳:“你真的没事?”

    “一场修行罢了,你莫要担心我,反倒是要担心自己才对,莫要被我超越了,我如今也开始寄托法相了!”杨三阳淡然一笑。

    瞧见杨三阳脸上表情不似作伪,道行方才松了一口气,拍着他的肩膀:“回来便好!回来便好!你不知这两千多年我有多担心你!”

    “……等等,你说什么?你寄托法相了?”道行忽然动作顿住,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杨三阳。

    “是极,你现在与我一般境界,不知是何心情!”杨三阳背负双手,一脸傲娇。

    “你法力不是被废了吗?用什么寄托法相?你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道行有些不解:“还有,你以何物寄托法相?”

    “不可说,此境界妙不可言!”杨三阳面露笑意,并不曾将自家底细泄露出去,转移话题道:“怎么不见道缘师姐?”

    “你提她作甚!”道行面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了?”杨三阳眉头一皱,看到道行的表情,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安。

    “道缘一千两百年前便已经寄托法相成功,却迟迟不肯下山寻你,反而是与四师兄腻在一起,相助四师兄祭炼法相!道义那厮遭了报应,两千多年始终差了一点灵机,迟迟寄托法相不能成功,只差了冥冥中的一点机缘,当真是活该!”道行咬牙切齿,却又透露着一抹羡慕:“不过,却也是因祸得福,一千多年与道缘师妹腻歪在一处,过的是神仙日子。”

    “什么?”杨三阳闻言顿时眉头皱起:“道缘与道义那混账腻味在一处?”

    “是极,道缘那没良心的,说是要相助四师兄寄托法相成功后,再去一道下山寻你,我看她就是被道义迷得晕了头!”道义‘呸’了一声。

    “看来,我之前的那般暗算,反倒是成全他了!”杨三阳心中念动,不断利用法相推演诸般因果。

    “道义那厮两千年来一直卡在冥冥中那一缕灵机处,整个人都要逼疯了,小师妹却是个心软的人……”道行一双眼睛看着杨三阳:“是不是你做的手脚?你还是叫道义寄托法相成功罢了,若在继续折腾下去,二人日夜朝夕相处,我怕是将小师妹折进去。”

    “这无耻之徒,这回算便宜他了,不过……纵使是寄托法相又能如何?我的手段,岂是你那么容易摆脱的?寄托法相,融合其精气神,反倒更加利于我算计!我如今既然寄托法相成功,便暂时放其一马!”杨三阳心中冷冷一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