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魔祖欺龙王,同盟生二心

第一百二十九章 魔祖欺龙王,同盟生二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吾儿~~~”祖龙悲呼,声音在不断颤抖,话语里满是悲愤,道不尽的凄凉。

    “噗通~~~”

    只见祖龙面孔扭曲,周身青筋暴起,两只龙角间电光流转,烧的虚空不断爆开,整个人瘫坐在地,双目赤红。

    不单单是祖龙,魔祖此时亦为之勃然变色,看着手中悬浮的宝镜,目光中满是凝重:“该死的,先天灵宝呢?”

    除了一枚宝镜外,再无任何宝物。

    没有先天灵宝?

    你就这么将祖龙的儿子杀了,你叫魔祖如何与祖龙交代?

    魔祖一双眼睛看向金蚕老祖,眼睛里杀机酝酿,在考虑要不要杀了金蚕老祖,将所有的锅都甩给金蚕老祖。只要将所有的锅甩给金蚕,不管祖龙信不信、服不服,这就是一个台阶、借口,祖龙都没有发作的理由。

    金蚕老祖在大荒中好歹也活了亿万载,不是易于之辈,此时瞧见魔祖眼中杀机,不待魔祖开口,已经先一声开口堵住了对方的话:“恭喜老祖获得先天灵宝!敖阳这厮面对老祖的逼问一直死不改口,老祖几次给其机会,这厮竟然不识抬举负隅顽抗,当真以为魔祖陛下法眼里能容得下沙子?龙族竟然敢蒙蔽老祖,实在是死得其所!这先天灵宝便是大阵中的先天灵宝,老祖用真火一烧,还不是直接烧出来了。”

    金蚕老祖也真是无耻,竟然直接颠倒黑白,将魔祖手中的宝镜污蔑成先天大阵的镇压之物。

    魔祖闻言一愣,略带意外的看了金蚕老祖一眼,眼中杀机逐渐收敛,然后转头去看向祖龙。

    “无耻之徒,安敢欺我?这宝物乃是我赐予敖阳的护身之物,绝非镇压大阵的宝物!你这个无耻之辈,还不给我儿偿命?”祖龙闻言顿时大怒,气的三尸神暴动,猛然蹿起身向金蚕老祖拍去。

    这一掌祖龙竭尽全力,毫无保留,骇得那金蚕老祖元神凝滞,不知反抗,只是本能喊了一声:“老祖救我!”

    “砰!”

    魔祖背后黑光流转,一击将祖龙攻击化解,面色冰冷的道:“够了!难道想当着本祖的面杀人灭口吗?”

    “老祖……”祖龙面色悲愤的看着魔祖。

    “这先天灵宝你有何解释?莫非是你父子串联在一起,想要诓我不成?还是说,你龙族何时如此富有,区区一届二代神祗,便有先天灵宝护身,老祖我的宫中修士也及不上你龙族奢侈!”魔祖面无表情的看着祖龙。

    “呼~~~”

    一股寒流浇灌祖龙周身,惊得其悚然停下手中动作,然后转过身面色骇然的看向魔祖,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眼前这一幕意味着什么。

    魔祖要敲打自己!

    不管自家孩儿有没有盗取先天灵宝,这亏自己是吃定了。

    自己胆敢露出不满之色,只怕等候自己的便是魔祖雷霆手段,自己也要步了敖阳后尘。

    祖龙知道,这是魔祖发难的借口,魔祖与神帝决战之期不远,自然要敲打一番麾下高手,免得日后被人摘了桃子。魔祖麾下龙、凤、麒麟三大部族的老祖,哪个是省油的灯?

    岂肯屈居于他人之下?还不是被魔祖给硬生生打服的,留下了制衡的手段?

    而且龙族也确实是逾矩了,这般先天灵宝,纵使是得了,也要交由魔祖分配处置。

    一个二代神祗,不配使用先天灵宝。

    “在下知错,还请老祖责罚!”祖龙瘫坐在地,此时面孔抽搐,嗓子干涩的对着祖龙抱拳请罪。

    魔祖闻言低头俯视着祖龙,认真的看了对方许久,方才笑着道:“果然是个人物!能屈能伸方为龙,今日之事就此一笔揭过,日后切莫再犯了。”

    话语落下,魔祖化作一道黑气消失在虚空中。

    “老祖,带上我!带上我啊!”瞧见魔祖飞走,金蚕老祖顿时急了,连忙化作金光欲要追赶上去。

    “区区蝼蚁,也敢欺我?”祖龙面色狰狞,猛然抬起头,一把伸出将飞到天边的金蚕老祖摄住,拿捏在手中:“蝼蚁一般的东西,也敢与我为敌?挑拨是非,害的我儿殒命,合该千刀万剐。”

    “老祖饶命!老祖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小的再也不敢了!”金蚕老祖此时面色骇然。

    “哈哈哈!区区蝼蚁,为吾儿偿命吧!”祖龙面色狰狞,指掌间雷电闪烁,化作了浓浓电浆,将那金蚕老祖包裹住,只听得金蚕老祖一阵阵凄厉的惨叫,最后竟然被祖龙塞入口中,面色狰狞的不断嚼嚼:“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魔祖,你欺我太甚!纵使你是大荒第一强者,却也不能如此辱我!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不共戴天!”

    祖龙嚼嚼着金蚕老祖,听着口中金蚕老祖的惨叫,眼中两行血泪滑落,露出了一抹悲愤。

    他是大荒中最顶尖的那一层强者,今日却被人逼得连自家孩儿都保不住,还要对人家赔笑脸,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此仇不报,日后如何在大荒中立足?

    天边一道神光流转,神帝自虚无中来,缓步脚踏虚空,降临于场中,看着欲要择人而噬的祖龙,还有那满地废墟,露出一抹感慨。

    之前一幕,他在远处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祖龙乃是魔祖麾下大将,二人之间发生龌龊,他喜闻乐见。

    “那先天灵宝在何处?”神帝双眼扫视着废墟,最终目光落在了祖龙的身上。

    “哼!”

    祖龙冷冷一哼,二话不说直接化作遁光,消失在虚无中不见了踪迹。

    “呵呵,有趣!有趣!”神帝扫视着祖龙离去的方向,然后身形也随之消失,不见了踪迹。

    “这就是大荒中的顶级高手吗?不论魔祖还是神帝,亦或者是祖龙,动根手指便可将我碾死!”杨三阳在远处看的心惊动魄,双目内露出一抹神往:“大丈夫,当如是也!”

    强如祖龙、乃至于整个龙族,却被魔祖一句话压下,连反驳都不敢说一句,还有什么是比这种更叫人心中畅快的呢?

    “简直是激动人心!大快人心!孽障简直是恶有恶报,唯一的遗憾是那先天灵宝与我无缘!不过我如今既然得了好处,便要见好就收,却不可贸然出手!”杨三阳眼睛里露出一抹慎重,然后二话不说转身往回走。

    他不敢驾驭遁光,只是在大荒中小心翼翼的遁走,一路上纵使有妖兽,却也不会将一只病病殃殃的小蛮子放在眼中。

    杨三阳双目内神光流转,执符奥义在手,纵使遇见凶险,却也能顺利化险为夷。

    足足花费一年的时间,走出了万里之遥,才见杨三阳驾驭遁光,一路金虹卷起,向着来路回返。

    “这一次出门太久,也不知山门中情况如何了,道缘师姐如何了!”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激动。

    “砰!”

    东海龙宫,祖龙砸翻身前案几,面色涨红的端坐在主位,周身火气不断喷涌而出:“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若不出这口气,必然会成为我修行中的执念,日后修为不得寸进。”

    龟丞相端坐下首,瞧着上方暴怒的祖龙,默然不语。

    “砰!”

    又是一只水晶杯被摔碎,祖龙面色狰狞的道:“他魔祖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运气好获得灭世大磨吗?若非如此,我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大王,执符何在?”龟丞相意味深长的道:“执符,或许是唯一能克制灭世大磨的力量,相助老祖摆脱魔祖的压制。当初大王将执符借给大太子,如今大太子身陨,却不知执符是否收回来?”

    “这……”祖龙闻言顿时身子一僵,猛然回过神来道:“来人,速去大太子寝宫……罢了,本祖亲自走一遭。”

    话语落下,祖龙脚步匆匆的来到大太子寝宫,然后进入大殿中不断翻找。

    半响过后,祖龙一屁股跌坐在大殿中,失魂落魄道:“没有!竟然没有!”

    “丞相,你时常与大太子在一起,可知执符下落?”祖龙转身看向龟丞相。

    龟丞相闻言面色凝重,过了一会才道:“只怕事情不妙啊,魔祖向大王忽然发难,并非没有因由。”

    “你的意思是说,那执符已经落在了魔祖手中,然后魔祖因为执符之事恼怒,所以才杀了敖阳,欲要敲打本王?”东海龙王闻言心中一惊,怒火瞬间消退,额头一滴冷汗滑落。

    “怕是如此,否则区区一件先天灵宝,魔祖断然不会放在眼中,更不会因此与大王发难!”龟丞相面色凝重的道:“事已至此,执符怕讨不回来了,大王还需立即带着宫中的宝物去魔祖哪里请罪,以示臣服。”

    听闻此言,祖龙一个激灵,心中越想越怕:“执符若真的落在魔祖手中,只怕是……不妙……不妙啊!”

    “劳烦丞相挑选一批宫中宝物,老祖我亲自前往昆仑山走一遭,前往西昆仑请罪!”祖龙猛然站起身:“此事越快越好!”。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