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命途多舛

第一百一十一章 命途多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若论对天地法则的领悟,杨三阳自觉在道行之上,道行虽然比自己入门早了不知多少年,但若论对于天道法则的理解,他观摩法则本源三千五百多年,伴随着修为突飞猛进,尽数全都化作其智慧。

    二人回归山头,来到了道缘山峰,道行轻轻一笑:“师弟,你如今整日里在这女魔头掌控之下去,却是难熬的很,何不搬出来与我一道住宿?你我二人日夜探讨道法,岂不美哉?也好过整日里在此被女魔头蹂躏。”

    “呵呵!”杨三阳笑了笑,却没有解释,他是乐在其中。若搬出去,如何与道缘朝夕相处?

    虽然知到道缘的心不在自己身上,甚至于把自己根本就没有当成同类,但却也乐在其中。

    “道行,你又在说我坏话是不是?”一声清脆的呵斥,伴随一道香风袭来,道行惊叫一声,来不及向杨三阳讨教,直接化作遁光溜走:“师弟,咱们有时间在去论道,道缘师妹既然来了,你们便好好聊聊,我就不耽搁你们了。”

    道行见到道缘,犹若耗子遇见猫一般,吓得连忙遁走。

    “见过师姐!”杨三阳笑着打了个招呼。

    道缘瞧见道行走远,也不去追赶,而是迈步来到杨三阳身前,眼中满是感慨的盯着杨三阳:“想不到你如今竟然已经证就了法相,当真是世事变幻莫测,时间犹若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

    “犹记得当年师姐渡我入山之时的景象,恍若昨日不敢忘怀,诸般场景在脑海中栩栩如生”见到道缘面色煽情,杨三阳也不由得感慨一声。

    “啪~”

    “嗷~~~”杨三阳捂着头,痛的眼泪流了出来,怒视着道缘:“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刚刚叫我什么?”道缘开始磨牙,之前煽情尽数消失不见,此时插着腰气焰冲宵。

    “我叫你师姐啊!”杨三阳满脸委屈道。

    没错呀?就是师姐啊!

    “你是我的宠物,我是你的主人啊!你竟然还想和我平辈论交!”道缘磨牙,伸出秀气的小拳头:“这次暂且给你一个教训,下次再敢冒犯,定叫你抱头鼠窜。”

    杨三阳不服:“道缘,你太过分了!我乃是祖师钦点的弟子,与你平辈论交。你将我当成宠物,置诸位同门的脸面往哪里放?置祖师于何地?”

    “我……”道缘闻言一时语塞,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是好。

    杨三阳揉了揉头:“我现在是你师弟,你就认命吧。”

    “呸,你这小猴,简直是要翻天。反正我不管,以后人前我是你师姐,人后我便是你主人!”道缘开始胡搅蛮缠。

    杨三阳气的肝疼,对于这混世小魔王,懒得和对方狡辩,没好气道:“师姐,我如今已经证就法相,当年白泽取来的先天枝桠大椿树枝,据说寄存在你这里。劳烦师姐将大椿树枝交还给我,如今我正要寄托法相,好再进一步。”

    那大椿树枝桠,虽然自己用不上,但青牛用得上啊!再说了此等先天灵根枝桠,必有妙用。他心中着实好奇的很。

    道缘闻言顿时面色一变,支支吾吾道:“你才不过刚刚练就法相,怎么这么快就急着寄托法相了?你要先稳固好自己的境界,法相境界很重要,一旦寄托法相,便无可更改。法相的品质涉及到你未来根基,那寄托法相之物,也会化做你的本命法宝,是你日后神通术法威能的关键,你着什么急啊?”

    杨三阳闻言一双眼睛认真的打量着道缘,瞧见对方支支吾吾的样子,连‘宠物’之事都不在纠缠了,杨三阳心中一动:“这很不道缘啊!和她的风格不符啊。”

    “师姐,我是距离寄托法相上还有一段距离,但如今正是将寄托法相之物带在身边,日夜用法力祭炼孕养,培养默契之时!”杨三阳辩驳道:“劳烦师姐拿出来吧。”

    道缘闻言转过身,背对着杨三阳,却是一言不发。

    瞧见道缘的表情,杨三阳心中晓得有些不妙:“师姐,你将宝物拿出来吧?那可是白泽大神寄托在你那里的,你该不会想着私吞了吧?”

    “我……我……我没有!”道缘连连辩驳,唯唯诺诺道。

    “既然没有,那便拿出来吧?”杨三阳来到道缘对面,双目内露出一抹怪异,心中那股不妙越加逼近:“师姐?你倒是吱个声啊?”

    道缘抬起头,一双眼睛畏畏缩缩的看着杨三阳,可怜兮兮的低头看着脚尖,细弱蚊蝇道:“我能怎么办?四师兄寄托法相之时,欲要利用大椿树枝祭炼一件宝物,我以为你成道还要数万年,到那时我已经证就天仙,为你寻来了大椿树枝……谁知道你修行速度居然这么快?”

    道缘话语里满是委屈,委屈的像是一个孩子。

    杨三阳闻言无语,一股怒火勃发,只是看着可怜兮兮的道缘,一时间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任凭他有滔天怒火,也发不出来。

    “师弟,你别担心,我也没有寄托法相,大不了我与你一道下山,陪你去找寄托法相之物好了……”道缘瞧着怒火冲霄的杨三阳,弱弱的道了一声。

    杨三阳闻言无语,过了一会才试探着问道:“你也没有寄托法相?”

    “大椿树枝不够!本来大椿树枝是够了的,但四师兄却要以宝物寄托法相,我就将自己的那一份交给他了……法相的品质,关乎着日后修为根基……四师兄非要炼宝,可是我的那份不够。总不能半途而废糟蹋了宝物,我便将你的哪一份……”道缘气势越来越弱,声音低不可闻,感受着杨三阳越来越重的呼吸,连忙抬起头道:“不过你不要担心!四师兄说了,只要他寄托法相成功,修得大神通,便会出关为我寻来最好的寄托法相之物。”

    “呵呵!”杨三阳冷冷一笑,道缘虽然不知‘呵呵’的意思,但却也晓得不妙,连忙赔了一个乖巧的笑容:“你别生气了,我肯定会为你寻来寄托法相的灵物,四师兄也快要出关了。”

    “我真是欠了你的!”杨三阳气的发笑,来回不断走动,卷起道道云雾:“那可是先天灵根的枝桠!先天灵根的枝桠意味着什么你不清楚吗?你应该最清楚不过!”

    先天神灵常见,而先天灵根难觅。

    每一株先天灵根,都有无穷妙用。

    “那大椿树无意间现世,却是机缘巧合,当年魔祖与神帝大战余波撼动了阵法,还有白泽天赋神通可以规避危机……”杨三阳指着道缘:“先天枝桠,可是比诸神的身躯都要珍贵,这般宝物想要去寻找第二次都没门,你竟然全送人了!还相信了他的鬼话,他要是能寻来大椿树枝桠,难道还会求你吗?他自己早就得来了。”

    白泽与道缘能找到大椿树枝桠,那是因为自己以先天八卦开卦测定天机在前,不然先天灵根随时随地在大荒中游走,纵使是神帝也找不到。

    “蠢!简直是蠢得不可救药!你把宝物给了他,你自己怎么办?你用什么寄托法象?”杨三阳到不是心疼自己的宝物,反正他又用不上,他是在气道缘没有寄托法象的宝物可用。

    “小猴,你凶我……”道缘开始哭了,委屈的撅起嘴,眼中斗大泪水开始酝酿,露出一副你再凶我,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

    “你这傻妞!简直傻得无法救要!就连自己都不曾寄托法相,尽数将宝物交了出去!”杨三阳气的弹了道缘白皙额头一下,然后将其揽在怀中,眼睛里露出一抹无奈:“好了!好了!你莫要哭了,我命数如此,怪不得你。我能修行,尚且要托了你的福,我怎么会怪你呢?”

    道缘自己都不曾寄托法相,杨三阳还能说什么?

    这姑娘太单纯了!单纯的叫人心疼,四师兄的鬼话都信,先天灵根若那么容易寻到,早就被诸神挖光了。

    “你真不怪我了?”道缘可怜兮兮的趴在杨三阳怀中。

    暖玉温香,那梦中娇躯被自己抱在怀中,杨三阳一颗焦躁的心逐渐安静了下来,慢慢搂住道缘身躯,抚摸着其秀发:“修行怎么会顺风顺水?这也是我命该如此,那大椿树枝与我无缘。”

    话语这般说着,杨三阳心中却是暗恨,恨死了四师兄:“这狗贼,当真不是个东西,不劳而获好处全都被他占了,就连道缘寄托法相之物都被他吞了,这厮绝不是省油的灯,日后还需小心一些。”

    自私、自利,这种人决不能深交。

    “我的宝物,岂是那么容易吞的?”杨三阳面带冷笑:“早晚要给我吐出来。道缘傻,不知你用心险恶,但我却不是道缘。”

    “你莫要怪四师兄,他毫不知情,是我主动将大椿树枝交给他的”道缘低声趴在杨三阳怀中,整个人精神泱泱,似乎被抽干了精气神。

    道缘也不是傻子,只是有些不敢相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罢了。她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四师兄不知自己未曾寄托法相,可是凭四师兄的道行,怎么会不知道缘没有寄托法相?

    杨三阳抱起道缘双腿,公主抱般来到了青石上,二人看着远处云海,许久不语。

    此时他的气消了,有的只是无尽心疼。

    这姑娘实在是太天真了!

    “我没有怪他,是我命该如此,那大椿树虽好,但却配不上我的法相,此乃天数!”杨三阳叹息一声,抚摸着道缘秀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