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一百零九章 去六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祸得福!

    “怪哉,最近我的情绪怎么波动这般大?遇到挫折便想要哭?”杨三阳收敛心思,诸般喜悦尽数沉淀,慢慢站起身舒张了一下筋骨,然后慢慢走向溪水处,跳入水潭中清洗身上的污垢。

    “接下来便是考虑寄托法相之境,也不知道缘出关了没有,那大椿树枝桠究竟是何宝物,竟然叫其这般上心!”清洗好身躯,杨三阳将天衣小心翼翼的穿好,然后化作一道金虹,绕过山间障碍,在道缘洞穴外显露。

    道缘依旧在闭关

    杨三阳心中思绪难定,手指略作推算:“还需要一些时日。”

    “不对啊!这卦象有些不对!”杨三阳忽然间面色凝重下来,低下头看向手中卦象:“天南!我寄托法相的机缘不是大椿树枝桠,大椿树属木,却配不上我的法象,倒是配得上老聃坐起青牛。”

    “德不配位,大椿树枝桠只是先天灵根的一节枝桠,配不上我的法象,与我法象属性不符!”杨三阳陷入了沉思,果然是劳碌命,现成的宝物用不了,还要自己亲自走一遭。

    既然用不上大椿树枝桠,他不想将道缘惊醒,免得误了道缘修行,随即转身拿起扫把,慢慢的向山下走去,开始清扫灵台方寸山的落叶。

    神魔大战结束,但是那群百族弟子却不曾回归山中,祖师已经完成与神帝的约定,这批弟子学得道法,当然不许在贸然进入灵台妙境。

    扫把挥出,落叶卷起,灵台方寸山一片冷寂,唯有鸟雀在山林间叽叽喳喳的叫着,不见丝毫人气。

    诸位师兄皆闭关了,看来上次混沌袭击山门,对众人影响还是很大的。

    心中默诵道德经,不断浇灌着体内法相,手中扫把挥出,卷起道道烟尘,那扫把似乎有一股黏着力,顺着冥冥中某条轨迹,所有的灰尘落叶清扫的一干二净。

    清扫至祖师大堂前,一阵‘咔嚓’‘咔嚓’声响传来,杨三阳抬头去看,眼中露出一抹惊喜:“你好啦?”

    却见那灰色皂袍的童儿粉雕玉琢,懒散的依靠在大门前狮子上啃着不知名的果子,闻言低下头去看杨三阳,似乎感受到了其心中的那股喜悦、真诚,童儿懒洋洋的道:“不过皮肉之苦罢了,我体内孕育先天血脉,莫说区区伤势,纵使是被斩为两段,也依旧能活。只要不击中我的七寸,便无大碍。”

    “那便好!那便好!”杨三阳拍拍胸脯,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你很不错,一举一动已经带有天地韵味,日后继续修行下去,金仙有望!”童儿不紧不慢的道。

    “韵味?什么韵味?”杨三阳诧异道。

    “你扫地的时候,轨迹有些玄妙,也到能看出几分门道”童儿一口将果子吞下,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杨三阳小心翼翼的瞧向童儿,这可是一尊真真正正金仙强者,要不求其指点自己两句?

    脸上浮现出一抹纠结,那童儿侧目向杨三阳看来:“你似乎有话要说?”

    “弟子如今不知为何,总是情绪波动的厉害,若按常理说,弟子打磨了数千年的心性,不该如此才是。不知尊神可否指点一二?”杨三阳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

    “哦?”童儿闻言低下头,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台阶下杨三阳,眸子里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你竟然证就了法相,这才多少年啊?而且法相已经熔炼入了元神?当真是天资不凡。”

    童儿露出一抹惊叹:“照这般下去,千年内你必定证就天仙果位,资质实在是不凡。果然,先苦后甜,厚积薄发。”

    “不敢当尊神如此赞赏!”杨三阳憨厚一笑,挠了挠脑袋。

    “莫要称呼什么尊神,你有如此天资,祖师早晚要将你收入门下。你若看得起我,便唤我一声:师兄。就是了!”童儿笑着道。

    “这……在下高攀,便斗胆唤一声:师兄!”杨三阳恭敬一礼。

    “哈哈哈,好!”童儿一笑,上下打量着杨三阳:“你如今法相修炼已经入了火候,所以才会有六贼作怪。”

    “六贼?何为六贼?”杨三阳一愣。

    “六贼,乃是元神之功,唯有踏上修炼元神之路,涉及元神大道,才可斩去六贼”童儿笑着道:“六贼便是口、鼻、眼、耳、意、身。此六贼对应喜、怒、爱、思、欲、忧,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意见欲、身本忧。此六贼乃乱心之根,乃是肉身枷锁,破除枷锁,斩灭六贼,才可见天仙大道,以元神参悟天道,感知世界法则。对于寻常生灵来说,口、鼻、眼、耳、意、身、是必不可缺之物,缺一物而残,但对于修士来说肉身是障,六贼不除,元神不显,难见元神之功。”

    杨三阳闻言心中若有所思,法相推演,刹那间举一反三:“师兄的意思是说,法相境界后,主炼元神,用元神观世界、天地大道,常人以此六贼观天地,乃是肉眼凡胎,为迷障。六贼遮掩心性,蒙蔽了本源,唯有除去六贼,才可得见真正天地本相。”

    “正是如此!”童儿笑着道:“若能除六贼,必可证就天仙大道。”

    杨三阳闻言心中若有所思,手中扫把轻轻一挥,下一刻鼻窍斩断,大千世界无尽香气尽数隔绝,再无任何味道侵袭。伴随着鼻贼被斩去,元神越发通透凝实,竟然好似嗅到了浸入元神的天地清香。世间任何味道,香也好,臭也罢,俱都不在捆束自己,元神通透,似乎长了鼻子一般,嗅到了天地本源的气息。无穷日月精华滚落而下,自鼻窍收入元神内,洗练着自家的元神;扫把在一挥,耳贼被斩去,肉体凡胎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那鸟雀鸣叫、山间溪水潺潺、风吹树叶之声,尽数被斩去。但是无穷天音却在耳边响起,仿佛是大道吟唱,侧耳聆听,便似乎若有所得。

    手中扫把接连挥动三下,双眼失明,无数景象距离自己远去,但是无穷天地法理,尽数在其心中浮现。

    肉体凡胎被斩,但他的元神却看到了世界万物,看到了世间万物的本源。

    花草在其眼中不再是花草,而是生命法则。大日在其眼中已不再是大日,而是浩浩荡荡的至阳法则。江河湖泊乃是无穷水之法则组合,按照某一种玄妙形态演变。

    “好玄妙的感觉,斩肉体开天眼,天地乾坤已经不再一样。此状态中,心中往日里诸般情绪尽数被扫灭,心中似乎与天地相合,古井无波!”杨三阳不断赞叹。

    一边童儿呆呆的看着杨三阳,手中果子滚落,目瞪口呆露出一抹愕然。

    “我只是说说而已,你怎么说斩就斩了?这般境界只是祖师的推测,从未有人修成过???”童子的眼中满是懵逼,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去六贼,也只是祖师的一种猜测推演而已,可耳鼻口舌乃人身本能,如何能斩去?

    这也是祖师不久前提出的一个设想,就连祖师自己都不曾斩去,谁曾想到自己在杨三阳面前稍微提了一下,结果对方真的斩去了?

    他还能说什么?

    “这怎么可能?”童子眼中满是骇然、不敢置信。

    仔细感应杨三阳,确实是六贼寂灭,元神似乎经受某种淬炼,进入了一种冥冥状态。

    就像是呼吸一般,直接斩去后天呼吸,用作先天胎息。

    仔细再三确认,童儿快步上前,来到了杨三阳身边,戳了戳杨三阳身躯,良久后才谓然一叹:“果然,当真是斩去了六贼。不可思议,当真是不可思议。”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三阳睁开眼,然后看到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在直溜溜的盯着自己。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杨三阳下意识摸了摸自家的面颊。

    “不妥!当然大大的不妥!”

    童儿面色好奇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看你挥舞了扫把六下,竟然斩灭六贼?你怎么做到的?”

    “很难吗?想做就做了,我也不知怎么做到的?”杨三阳面色诧异。

    他是真不知怎么做到的,自家法相推演完毕,他自然而然就会了,自然而然的就斩灭了六贼。

    很难吗?

    童子有一种想要打死他的冲动,祖师还只是提出这个构思而已,没想到这小猴竟然直接做到了。

    “去掉那个‘吗’字,我会告诉你,大荒世界,唯有你一个斩去了六贼吗?”童子目光幽怨的盯着杨三阳。

    “啊?你不是说不斩除六贼,便无法证就天仙吗?你如今已经是金仙……?”杨三阳心中不解。

    “呵呵!我等先天种族,有血脉之力,咱们修行的不是一个体系,你等是后天修行之法,我等乃先天本能!”童子收回目光,面色傲然的看着杨三阳:“就像吃饭喝水一般,水到渠成而已。”

    “……”杨三阳一阵无语,嫉妒的发狂,那目光叫童儿有些毛骨悚然。

    “走,我领你去见祖师,你如今斩出六贼,肉身寂灭,对于祖师推演修行妙境来说,必然大有启发!你小子立功的时候到了!”童儿也不管杨三阳答不答应,直接拽着他迈入大门,一路径直穿过讲台,向后院走去。

    这还是杨三阳第一次进入后院,就像是进入了后世小桥流水般的江南大户人家,好一副优美景色,似乎与天地融为一体。

    “祖师!”童子在门外呼喝了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