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平衡天下 > 第1359章 王野田被天武者打伤

第1359章 王野田被天武者打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你不是人!”玄武宗那人右手把剑举起来,剑尖指向王野田,面显惊恐之色说。

    他已是地武高级修为,虽然是破了一边的颈动脉,但对他来说也不是致命伤。真气运行一周天,伤口的血就止住了。

    原来,还真是王野田的剑伤到了他。

    不过,不是王野田的剑体,而是剑气!

    王野田的剑刺入到树内后,剑气竟然继续冲破了树身。还好,玄武宗的那人虽然没有一丝的防备,但在剑气冲破树身时,他也是感觉不对急一侧身,躲过了脖子正中的一击,只让剑气割破了他左边的颈动脉。

    先前王野田已用神识锁定了这个人就在树的背后,并且是背靠着树,似是等他绕过去时好给自己一个偷袭。

    王野田本想绕过去同他战斗,但先前他们虽然只过了几招,可声势是很浩大的。先前被巨阙斩断的那棵树,本被旁边的树枝撑着没有倒下,此时因为他们的战斗气浪的影响,已是慢慢在向下倒了。

    “沙沙嚓嚓……”,树林内现在是响声不断。树枝拖拽着树枝,如果现在有人处在上空,就能看到这片树林像被台风在侵袭,树波汹涌,林浪滚滚。

    这么大的声势,肯定会让处在上空的玄武宗的天武之人感应到。所以,王野田已是没有时间同这人来周旋了。

    并且,那人的意思,在感觉自己不是王野田的对手后,他也是怀着周旋的目的,好让天武者出现。

    王野田知道,王宫南这次没有直接杀了这个玄武宗的人,其用意有二。一是让他练手,希望这人能有什么突出表现值得他“学习”。二是通过他们的战斗,引来玄武宗的天武之人,王宫南要杀掉来的天武者,给其他天武者已震憾,让他们不敢随便现身。

    但是,王宫南没想到,通过先前他背着王野田破天罗地网阵道符时,王野田是得到了很大的心境和神念提练。后又在王野田被地火所伤时,他又帮王野田的肉身几乎全部修复了一次,等于让王野田差不多是进行了一次脱胎换骨一般。

    所以,王野田现在的战斗力已是比先前提升了很多。神念感应能力强了很多,神识自然就感应得比较宽,就能很清楚地感应敌人出招的变化。只要实力弱过他的一点眯,他看人家的出招就有如慢动作一般。所以,他随便一出手,都能把对方的招式封死。如果出招反击,那对方就只有放弃自己的出招进行躲避。

    结果,王宫南要的这个结果没有实现,玄武宗那人在王野田面前根本就没办法使出拼命的怪招出来。

    所以,王野田觉得此人对自己对王宫南已是没了用处,应该立即斩了。

    “别哆嗦了,放开神识,等我师傅来,让你成为禁地土民吧。”王野田又从身上抽出一把剑出来,对着那人说。

    当然,他还是要在这个人面前做弄一番,因为还没有天武者出来。

    现在一般的天武者就算从虚空突然闪出,王宫南也是能感应到的。

    “叔祖!救我!”就在王野田逼迫之际,那人突然用满是鲜血的左手向身上一摸,摸出一块传讯玉,手一按,就对着玉狂呼道。

    “呔!你可以去死了!”看到那人的动作和叫声,王野田一惊,大喝一声,双手握剑平胸而举,身子一侧,剑尖对向那人,急步就冲上去。

    “呵呵,现在谁死,马上见分晓。”可是,那人却是背靠在树上一动不动,冷笑着对王野田道。

    “不好!”看到那人这个表情,王野田暗呼一声,立即改为单手拿剑向前刺,另一手灌注真气,全力一掌就向前扫去。

    “轰!”王野田但觉眼前一花,一掌像是击在皮鼓上,闷响的同时感应到强大的冲击力,接着胸口一堵,他的身子就不听使唤的向后急退。

    “呀!”但是,他竟然来了狠劲,全力把手中的剑向前刺了过去。

    “咔!”又是一声响,他又感应到拿剑的手一轻,剑已脱离了他的手。

    然后,他感应自己的身子突然一轻,就似树叶一样飘飞了起来。

    “嗵!”一声,他的背撞在了一棵树身上,“咔!”他听到自体内发出东西断裂的声音。

    “噗!”他张口一喷,眼前一片血幕。通过血幕,他看到在那个玄武宗人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人。那人冷眼看着他,伸出的一只手的中指和食指夹着一把剑,剑身还在巍巍地颤抖着。

    “我的剑!”王野田艰难地说,然后身子又向前一飞,就急速向地面落去。

    “咔嚓!”他身子掉到地上,并没有发出很大的响声,倒是压断了很多柴草。接着,他感觉头一沉,头内就像钻进了很多虫子,耳中就听到“叽叽”的叫声,手脚软绵绵的。

    他猛地伸出舌头,用牙用力咬着,钻心的痛终于让他没有完全晕过去。但是,他却感应眼前是花的,看到那个中年人像在摇晃着显出重影。

    王野田知道,自己已是受了严重的内伤了。

    “呵呵,不错,竟然没死。”这时,那个中年人寒碜碜地笑着,还是两根手指夹着巍巍颤抖着的剑,慢慢向王野田走来。

    “叔祖,这里还有一个禁地规则所化之人,还有几个土民。”这时,靠在树上的那个人立即跑到中年人身边说。

    “什么?你看到规则所化之人和土民了?”那中年人本想上前,一脚向王野田头上踩去。听了那人的话后,不由一震,立即收脚,回头看向那人震惊地问道。

    “叔祖,是的,我们这一队的人,除了队长和我,其他人全是被那个规则所化之人杀的。他留下我,是说要让这个王家主把我捉到,他也要把我化为这里的土民。”那人对中年人说。

    “那他现在去了何处?”中年人张眼四处看了看,就沉声对那人问道。

    “你问他有屁用,我来无影去无踪,我自己不来,你去哪找到我?”这时,一个声音沉沉地说,然后在王野田撞的那棵树上,一个瘦老头手中拿着一把细长的剑,徐徐地从树上像树叶一样慢慢飘了下来。

    不用说,这人是王宫南。他能这样诡异地从树上飘落,当然是因为手中的青锋剑的原因。青锋灵体进入了这把剑中,这把剑就不但可以拉着王宫南飘飞,还可以直接把王宫南拉到虚空呢。

    “你就是规则所化之人?”那中年人看着王宫南疑惑地问道。

    “我本不该显化,但你们在此全干些违背禁地规则之事,我不得不管。”王宫南冷冷地说。

    “呵呵,地武级修为显化,你倒真大胆,不怕被我们捉到送给人吸收你?”中年人冷笑着说。

    “你一个小小天武者进入到这禁地,你就不怕受处罚吗?呵呵,你现在是不怕了,因为我就要处罚你了。”王宫南却是慢慢向着这中年人走来说。原来,这个中年人的修为是天武级。

    “叔祖,小心,他身边有两把剑灵。”那个同王野田战斗的人指着王宫南对中年人说。

    “什么?他有两把剑灵?”中年人惊道,话声带着激动的颤抖声。

    “是的,我们的人,大多是死于那两把剑的偷袭。不过,其中有一把追杀我,没有杀着我。”那人说。

    “连你都杀不了?那剑灵已是很衰弱了。原来这禁地真有了不得的宝贝,两把剑灵,我要了。我说那规则之人,你老老实实把两把剑灵交给我,发誓再不管禁地内的事,我就放你走。”那中年人看向王宫南说。

    “真好笑,我现在是要来执行禁地规则杀了你,你却还这么贪心?

    哦?出手还真狠,从虚空出来偷袭,竟然还尽全力对一个地武者出重手,你不但贪心,还真不要脸!”王宫南还是继续慢慢向前走着说。神识扫了一下倒在地上已是昏迷过去的王野田,就对着那天武者骂道。

    “口才不错,我现在怀疑,你根本不是什么规则所化之人,你到底是什么人?是这里的土民?如果是这里的土民,你就老老实实离开回到你呆身的地方去!你本就是玄武宗的人,应该要以宗内利益着想。也许,我把此事告诉老祖,到时老祖会有办法把你们从这里接出去,让你们重得新生。”中年人听了王宫南的骂声,不但不恼,反而对王宫南劝道。

    “玄武宗人?一帮只为私利不惜用卑鄙手段的人,我才不会是这样宗的人。我再说一次,我是这里的规则,你今天死定了!”王宫南还是向前走着说。

    “收!”在走到离王野田只有两米远时,他突然一声喝,王野田的身子就立即从地上飞了起来,向着他撞了过来。

    “你敢!”那中年人没想到王宫南突然来这一招,他立即一声大喝,伸手就向前抓。

    可是,他立即瞳孔一缩,马上收手。原来,王野田的身子已是消失了,他手再向下抓的话,就会抓在一把锋利的细剑上。

    他先前用两根指头就夹住了王野田的剑,但现在用手抓向这把剑时,他却不敢抓了。因为,这把剑明显不同王野田的剑。这把剑的剑身上青芒自然流转着,隐隐约约还有血光在闪,明显是一把绝世的利器。

    并且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这把剑时,剑身上立即散出一股寒意,让他感应触手处锋利无比。他如果不收手的话,手掌肯定会被割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