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空小说网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V

第三百八十六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V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天空小说网] http://www.sky.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们到我后面去。”叶华抬起头,只默默看着那遮天蔽日升起的阴影,伸出一只手将方?与鲁伯特公主两人按了回去。

    方?也同样看着这一幕,并将口中话语咽回了肚子里。远处那阴影挥动着如烟尘一样的黑色双翼,一分为七,化为了七头恶龙,而其中有一双他所熟悉的,金红的眼睛,如坠入漆黑的尘埃之内,泛着摄人的冷光——那是金焰之瞳。

    尼可波拉斯的龙之瞳,但却又不仅仅属于它。

    方?从那半空中飞舞缭绕的黑龙之中想到了另一个名字,龙王利夫加德,至于其他六头塞尼曼所召来的巨龙,显然也是巨人战争时代的上古恶龙之一。

    祸星苍翠曾经带来了黑暗巨龙与巨人,而借助笛卡的力量,塞尼曼再一次在这个地方将它们召唤了出来。

    叶华右足后移一步,双手同样移向腰后,在那里轻轻握住一对刀柄,并从魔导炉之下缓缓抽出一双弯刀来。那弯刀在他手中犹如冰雪所铸,刃覆寒霜,一如其名——霜咬。空海之风拂过岛屿,扬起这位游侠之王墨色的斗篷,犹如一面旗帜。

    利夫加德的阴影一马当先,已张开巨翼直扑而下。但那毕竟只是一道幻影,笛卡全盛时期的力量,还不一定比得上前者。何况塞尼曼召唤出的阴影,不过只是这个半位面的冰山一隅。

    叶华将手中弯刀从反手换至正手,回过头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那声音仿佛龙吟。而在他身畔,那道漆黑的女性的影子也微微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句什么。

    方?尚未听清楚,便看到这位游侠之王举起弯刀,一步向前——那一刻龙魂化为一道影子,融入那刀光之中。而刀锋横过,像是在空气之中拉出了一道淡痕,纵横长达百米。

    裂痕从龙王利夫加德身体中央拦腰斩过,在方?眼中将那道影子齐齐切开来,上下平整一分为二,龙王的幻影哀嚎一声翻滚着落向山下。

    叶华穿过利夫加德的阴影之后,继续向前,龙魂也从他刀刃之上分离出来,重新与他一左一右前进。两头恶龙此时正好分为左右两边飞扑而下,它们前爪抓入台阶之上,顿时石板迸裂,四散飞射开来。

    大公主挥舞着长剑,叮叮当当挡下碎石。而两头恶龙张开的双翼,向前一扫,劲风又扑面而至,两人齐齐后仰。

    但这时一道影子出现在了前方,那正是叶华的龙魂,她举起右手,挡住其中一头恶龙。方?瞪大了眼睛,只看到一片黑色的烟尘汇聚在那龙魂右手之上,顷刻之间形成一支构装巨爪,‘砰’一声将那恶龙挡了个结结实实。

    那一刻他看得清楚,那头恶龙有五支犄角,正是由晨光圣剑所斩杀的魔龙灰焰。而叶华龙魂手上的爪子,不是其他,正是叶华的龙骑士构装的右臂的形象。

    十王的龙骑士,自然是家喻户晓,方?绝不会记错。叶华的龙魂正在化身为他的龙骑士构装——希芙,丛林之刃的形象。

    可魔导构装皆是由工匠所铸,龙骑士构装虽是其中比较特殊的一类,然而除了是由专门的龙魂所操控之外,它们其实与战斗工匠的灵活构装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丛没听说过,龙魂可以直接化为龙骑士构装的。

    方?正看得目瞪口呆,不明就里,这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不要只看表象。”

    方?回过头去,看到星从下面走了上来,那四个巨化的卫士像是石像一样立在下面,塞尼曼将注意力放在这边之后,他也得以解放了出来。

    星身边跟着一只巨狼,那头巨狼抖擞着黑色的毛发,显然正是他的龙魂。他将手放在巨狼头顶之上,后者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意思一样,低鸣一声,忽然化为一道烟雾,融入了一旁那高大的因罕兹四型躯壳之内。

    见方?张口,星主动打断他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不是纯粹的炼金术士,过去或许是,但现在不是。再说你不也是炼金术士么,拥有龙魂,不一定要成为龙骑士。”

    方?心想,自己就是要成为龙骑士,何况塔塔小姐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龙魂。

    不过他此刻真正想问的不是这个问题。“叶华大神的龙魂?”

    “那不是他龙魂的能力。”

    星默默看向那个方向,他伸手点了点方?的胸口:“而且他不是和你说过么,这个世界的战斗与你想象中大为不同。你不是工匠么,何不学会用另一种视角去看这个世界。”

    “另一个视角?”

    方?回头看去,此刻叶华的龙魂已经完全化为了他的龙骑士构装——‘希芙’的样子,高大的构装体举起双臂,完全挡住了魔龙灰焰,并紧紧抓住它的爪子,将它举了起来。

    灰焰竟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生生被龙骑士构装从地上扯了起来,然后后者用力一贯,便将灰焰从半山上直丢下去,坠入山谷之中化为一片烟尘。

    而叶华本身正在与另一头黑暗巨龙缠斗,留意到自己的龙魂已经干掉了对手,他高喊一声:“海蓝,域!”

    一个黑色的半球从龙骑士构装身上张开来,顷刻之间扩张至百尺的范围,将叶华与他身前那头黑暗巨龙笼罩了进去。那黑暗巨龙像是时间定格一样,停在了半空中,叶华一跃而起,手中弯刀一闪斩下对方头颅。

    方?看着那黑暗巨龙笨重的身躯重重倒在台阶之上,扬起一片尘土,心中不由咋舌。虽然明知道那只是一道幻影,但他们几次对抗尼可波拉斯又何尝不同样是一道幻影而已?

    他们打生打死,甚至好几次险象环生,就这样还依靠各种机缘巧合的条件,才算是平息了事端。而在这里,这位游侠十王不过只是眨眼之间,便已经解决了三头黑暗巨龙的幻影了。

    虽然那只是塞尼曼召唤出来的,但在这里,塞尼曼代表的乃是笛卡的意志。双方的差距,相差应该不大。

    不过方?眨了一下眼睛,也没看出星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不就是普通的龙骑士的战斗么?龙骑士构装的‘域魔法’,来自于龙魂水晶独特的力量,正是龙骑士的三大杀手锏之一。

    但星已经不给他再多看的机会,收回目光,对两人说道:“作好准备,我把你们传送到塞尼曼后面的圣殿之中去。”他一边说,一边将手放在因罕兹四型身上,让这高大的构装体胸口灰色的宝石上正放出荧荧的白光。

    剩下的四头黑暗巨龙,在发现叶华不好惹之后,正在半空中两两分开,左右各环绕山谷半圈之后,向他们所在的这个方向飞来。

    而叶华与他的龙魂见状一左一右分开,分别找上其中一头黑暗巨龙,将其拦下。但即便如此,还剩下两头黑暗巨龙向这个方向而至。

    因罕兹四型身上张开一道护盾,将三人笼罩其中。

    方?看着半空中呼啸而至的巨龙,当然不会膨胀到以为自己也是游侠十王,可以轻松解决一头黑暗巨龙。因此他看向星,轻轻点了点头。

    “公主殿下。”星又看向一旁的鲁伯特公主。而后者手按长剑,微微吸了一口气答道:“我也准备好了,拉瓦克先生。”

    星见状便微微颔首,伸手在自己的操控手套上轻轻一按,一道白光从因罕兹四型胸口上的灰宝石之中射出,瞬间将方?与公主笼罩其中。

    而方?在传送的最后一刻,只看到黑暗的阴影直扑而下,撞在高大的构装体的护盾之上的场景,护盾闪耀着强烈的光芒,然后一切皆暗了下去。

    下一个瞬间,他与公主殿下已经一齐出现在了那圣殿高大的门口,方?只是微微一晃,而没什么传送经验的公主殿下几乎是用剑支在地上才能站稳。

    两人同时回头看去,正好看到两头黑暗巨龙扑向星的那一幕,不过好在因罕兹四型的护盾相当坚韧,此前它在与四个巨化的卫士交手时便已证明了这一点。而此刻,在两头黑暗巨龙幻影的围攻之下,护盾同样屹立不倒。

    只是两人传送的一刹那,塞尼曼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些人的把戏。这位盲从者的第一侍奉者第一时间回过头来,看向这个方向,便捕捉到了两人的踪迹。

    他发出一声低沉的咒骂,举起法杖,在地上轻轻一划。一片黑色的烟尘,从大理石地面之中涌了出来,它们顷刻化成血之仆的模样,有数十上百之多,爬上阶梯,张牙舞爪向这个方向扑来。

    塞尼曼所在的地方,距离这座大殿的入口并不太远,而血之仆的速度本来就快若闪电,几乎是转瞬之间就到了方?与鲁伯特公主的面前。

    方?正准备召唤出能天使,但正是这个时候不远处叶华与他的龙魂已经一左一右突破了黑暗巨龙的阻挠,这位游侠之王举起弯刀收回龙魂,然后一刀向这个方向斩来。

    一道华光从天而降,轰然一声落在方?面前,刀光从大殿入口之外横扫而过,生生在地面上拉开一道宽达三四米的裂口。

    那裂口所过之处,血之仆的幻影纷纷灰飞烟灭,化为齑粉。方?自己也被震了一下,他下意识抬头看去,正好看到叶华也看向这个方向,默默向他点了点头。

    方?见状想也不想,只对鲁伯特公主说了一声:“公主殿下,我们去主殿那边。”

    大公主轻轻颔首。然后两人便转身向圣殿的方向跑去。

    而另一边塞尼曼眼见自己的法术被阻扰,便阴沉着脸再一次举起法杖,只向正向着圣殿狂奔的方?两人。只是这一次他还没来得及施法,一道影子便已落到了他近前。

    那正是叶华的龙魂,海蓝女士。

    一柄细剑凭空出现在龙魂手中,剑光一闪,便向这位盲从者的侍奉者刺去。塞尼曼好像无所察觉一样,被这一剑当胸刺了个正着,他哀嚎一声向后退去,一下跪倒在地上。

    不过痛苦的哀嚎很快化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一道阴影从塞尼曼身上升起,化为浓浓的烟尘将他包裹其中。而下一刻,漆黑的烟尘涌动起来,从中伸出一对肉翼,但那肉翼瘦骨嶙峋,与黑暗巨龙的双翼迥然相异。

    肉翼之下,是裸露在外的脊骨,与苍白的皮肤,弯曲的脊骨一节节伸直,发出咯咯的声音。最后从那烟尘之下,立起一头近四米高,头生犄角,眼泛红光的怪物。

    方?听到身后的响动,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去,正好看到这恶魔的形象。他第一眼便认出那是笛卡的神仆,他们在外面奎斯塔克城就见过这东西,不过这一个显然是精英版本的恶魔君主。

    塞尼曼化身的恶魔君主从烟尘之中走出之后,便一爪向海蓝挥去,而这位叶华的龙魂女士好像对其力量相当忌惮,不敢与之交剑,只侧身避开。

    方?一开始还有些好奇,要知道这位龙魂女士之前可是凭借一己之力挡住了黑暗巨龙的幻影,还将之生生丢出去了的存在,此刻竟然不敢与恶魔化的塞尼曼交手?

    塞尼曼也不算是什么孔武有力的角色,就算恶魔化之后,想来也应当是那种施法型的角色。

    但让方?大吃一惊的是,塞尼曼一爪之后,带起的劲风横扫而过,大殿之前的广场上‘哗’一声随其前进的方向沉降了下去,竟生生在地面上形成三道划痕。

    那划痕向前,广场的一角也随之坍塌,轰然碎裂。而三道爪痕带起的劲风继续向前,远远撞在那个方向的山腰上,森林也为之一倾,三声巨响过后,烟尘弥漫之中只留下深深的沟壑。

    方?看到这一幕差点没把自己的眼珠子都给瞪出来,这是什么样的战斗力,他在社区之上见过那些顶尖选召者之间的战斗,都没这么夸张的。

    除非是龙骑士构装之间的战斗,才有课能造成这样的破坏力。

    这是人形高达啊,但一个恶魔化而已,会有这么强的增幅么?

    还是说,这其实是笛卡的力量?

    这让他不由一下想起了之前叶华的龙魂女士,其化身为龙骑士构装的样子,这也同样超出自己的认知。好像这个世界的战斗方式,是有点颠覆他对于力量的认识。

    他这才收回目光,轻轻吸了一口气,与塞尼曼的战斗就已经是这个程度了,后面的笛卡的化身又是什么样子的?叶华和星让他和大公主去阻止那位邪神,苍之辉真有这么强的力量?

    方?一时间不由有点忐忑起来。

    不过只片刻,他与公主殿下便到了那圣殿之前,两人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从山下看之时,这座近在眼前的圣殿远没有此刻这么雄伟壮观,方?看着那高耸的石柱,几乎要七八人才能合抱,至少有三十米高,犹如巨人一般一排排立在眼前。

    那高大的拱门,也如同巨人的居所,让他们两人站在门前,渺小得好像是蚂蚁一样。这还只是一座侧殿而已,要是主殿,会雄伟到什么程度?

    向内看去,拱门之后午后的阳光只向内延伸了一小段距离,其后黑漆漆一片,深邃如一张巨兽张开的大口,令人心生不安。

    方?与鲁伯特公主互视了一眼,然后才一齐走了进去。

    从阳光耀眼的室外进入到室内,眼睛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逐渐适应黑暗,但方?四下张望,内里只空空如也。这圣殿也不知何时、为何人所造,大厅中空寂一片,仿佛只有一排排和外面同样高大的立柱,彼此默然地并列着。

    两人在石柱之间向前,留下空空的脚步声,但方?走了一阵,忽然感到黑暗之中好像还有一个别样的声音。他猛地一刹,停下脚步,远处那沉闷的步子也同样停下。只有大公主向前走了几步,才回过头来,手持长剑看向这个方向。

    她大约是从方?的神色之中察觉出一些异常,并未开口,只用明亮的目光询问着后者。

    “怎么了?”

    方?没有回答。他在奎斯塔克城的战斗之中失了一臂,进入这个世界之中虽然伤势痊愈了,但失去的手并未长回来,此刻停下时微微有些摇晃。

    但他稳住身子,二话不说从大衣之下掏出一只‘银蜂’,丢了出去,发条妖精伸出薄翼,‘嗡’一声飞上穹顶,犹如一道银光没入黑暗之中。

    才刚刚更换不久的夜视模组,在这个环境之下很好地发挥了作用,他拉下风镜,看到自己的视野升上半空,果然在那个方向的石柱后面看到一道巨大的阴影一闪,消失在了视野之外。

    方?心中一凛,正准备让发条妖精向那个方向飞去,但镜头内的视野忽然猛地摇晃起来,天翻地覆地旋转着,然后下一个瞬间视野黑了下去。

    方?从以太联系之中感到失去了自己灵活构装的影子,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赶忙掀开风镜,向那个方向看去。那阴影第一次消失时离他的发条妖精少说有几百尺,转瞬之间就绕到了其后面,这是什么速度?

    或者另一个可能是,那里不止一个‘生物’。

    但方?转身看向那个方向,忽然之间感到头发都竖了起来。他看到两道暗红的光芒出现在了那个方向,那光芒不是其他,正是利夫加德寒光闪烁的棱状瞳孔。

    他早应该想到的,被叶华杀死的利夫加德不过是一道幻影,而幻影怎么可能真的杀得死,它可以出现在下面的山谷之中,自然也可以出现在这里。

    塞尼曼召唤的那些血之仆,不过只是一个障眼法,骗过了所有人。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一定在一开始便将利夫加德召唤到了这座大殿之内,等着他与大公主殿下上门呢。

    那两点金红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微微一闪,随即消失不见。他之前看这头龙王的幻影在与叶华交战之时,好像动作迟缓,但自己与对方对上之时,他才发现这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

    金焰之瞳才刚刚消失不见,方?还无所察觉,便忽然感到自己被人从背后猛力一撞,一个立足不稳,向一旁滚开去。

    而他才刚刚摔下去,便感到一道劲风扑面而来,堪堪从他头顶之上扫了过去。那正是利夫加德寒光闪烁的利爪,要是他没有摔倒的话,这一爪便足以要了他小命。

    将他撞倒的,正是鲁伯特公主。大公主一个飞身将他撞开之后,就地一滚,用手在地上一撑,便持着长剑爬起来,警惕地看向前方。

    而利夫加德一爪不中,在半空中一折身,扑扇着双翼飞了回去,轻盈地落在地上。它虽然只是轻轻一扇翅膀,但带起的劲风也足以将两人扫得立足不稳。

    方?摔了一个灰头土脸,抬头一看,才发现利夫加德正好落在公主殿下不远处。而大公主双手持剑,正挡在他与那头黑暗龙王之间。

    他心下一紧,回头看去,但这个地方距离大殿的入口已甚远。这头黑暗龙王显然相当狡猾,一直等他们深入大殿之后才发难。

    事实上它应该还准备再等一个更保险的机会,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发现它。

    鲁伯特公主还未完全起身,而那边黑暗巨龙已经轻轻落地,双爪在地上用力一撑,又扇动双翼再一次扑了上来,它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一爪向前者扫去。

    在方?视野之中,几乎只是看到黑影一闪,然后便听到一声金属的交击声,与公主殿下的闷哼。再然后大公主便横飞了出去,‘砰’一声撞在那里的石柱之上,滑落下来,满脸是血,失去了知觉。

    但利夫加德显然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它略微向后一步,昂起头来,嘴边冒出一缕缕黑色的火苗,张开双翼,眯起眼睛,眼见是打算喷吐。

    方?是见过黑暗巨龙的龙炎的威力的,对方这么一口喷下去,大公主殿下多半是要香消玉殒、尸骨无存了。而且这虽然是黑暗巨龙的幻影,但毕竟是从笛卡梦境之中生出之物,而且这里又是在祸星苍翠的力量之下构建出的世界,谁知道死了之后能不能复活?

    他心中一急,忽然想到什么,举起手来,用牙齿咬着扯下扣带,‘哗’一声孤王之傲从他手上落下,并露出那里手背之上的银色印记——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他早已检查过,自失去右臂之后,左手背上便也多出了这个印记。

    显然苍之辉是以他,而不是以他的右手为宿体的。

    他站了起来,举起左手,向着对方高喊一声:

    “看这里,大蜥蜴!”

    这一声嘲讽果然奏效。利夫加德的巨大的幻影生生止住了喷吐的动作,歪着脑袋偏过头来,瞳孔之中寒光闪烁着地看着他。

    方?高举着左手,心中反复默念:“苍之辉,苍之辉!”过去每一次他在面对黑暗巨龙之时,无论是尼可波拉斯还是托拉戈托斯,这都是他在关键时刻逆转的法宝。

    黑暗巨龙对于苍之辉的畏惧,仿佛是刻在了骨子里。更不用说,在这个世界,苍之辉更是本源力量之一,这是叶华告诉过他们的事情。

    可让方?万万没想到的是,过去百试百灵的印记,在这一刻好像陷入了死寂一样,任他无论怎么在心中默念,手背上的印记就是没有丝毫反应。

    他一连念了三遍,但黑暗之中什么也没发生,反倒是他举着左手站在那里,面对着危险至极的黑暗巨龙,好像是一个傻子一样。

    眼下唯一的改变,大约是鲁伯特公主那边安全了。不过方?也很快意识到,那位公主殿下是安全了,而自己好像处境有点不大妙。

    利夫加德显然没什么耐心,面前这个渺小的人类的举动在它看来更像是一种挑衅,它瞳孔之内寒光一闪,一低头,便是一口漆黑的龙焰向这个方向横扫过来。

    方?想也不想,转身就跑,但还是被火苗灼到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背后像是烧起来了一样,料想自己的屁股一定是着了火,忍着痛向前一滚,避开第一道龙炎。

    龙炎从头顶上扫过,他眼睁睁看着那道漆黑的火焰击中一道石柱,像是烙铁刺穿融冰一样在上面开了一个大洞。石柱从中央坍塌下来,轰然坠地,细小的石块飞射而至,打在他脸上隐隐生痛。

    但比起背后钻芯的疼痛,这根本不算什么,方?咬着牙翻过身去,差点没痛得直翻白眼。但他马上向一个方向看去,试图捡回那个地方自己的操控手套。

    只是往身后一看,方?不由大吃一惊。原来滚落的石柱,竟然把他与孤王之傲隔绝了开来,而没有操控的手套的战斗工匠算什么?

    以他目前的状况来讲,只怕不普通人还不如。

    方?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窘境,过去哪怕最危险的情况下,他至少也还有灵活构装可以依靠。就像是失去了武器的战士一样,手无寸铁,他还怎么战斗?

    更不用说,对手还强大得有点可怕。

    而这时利夫加德一击不中之后,已经转过头来,眼看着要向他喷出第二道龙炎。方?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挂了,但仿佛福至心灵一般,让他脑海之中闪过一个办法。

    他顾不得其他,反手便按住信息化水晶,并从中召唤出一只火巨灵,然后紧握在手中,用力一掷——尽全力向那个方向丢了出去。

    火巨灵划过一道弧线,直飞向龙王利夫加德。而利夫加德显然也发现了这小东西,它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张开大口便是一道火焰向半空中的火巨灵射出。

    在丢出火巨灵的一刹那,方?大喊一声:“塔塔小姐,帮我控制一下。”

    可那一瞬间,从不出错的塔塔小姐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他,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火巨灵落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时,他心中一沉,倒不是责备妖精小姐——任何人都有出错的时候,龙魂想必也比厉害,这他也明白。可问题在于——火巨灵在坦斯尼尔之后是严重简化的版本,传动装置与飞行机构都大副降低了效能,以这个版本火巨灵的飞行机动性,在错过了机会之后几乎是不可能避开这一击的。

    方?暗叫完蛋。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以为万事皆休的那一刹那,几乎已经撞入火焰之中的火巨灵,居然展现出了不可思议的机动性。

    就像他之前所见过的超乎寻常的能天使一样,那火巨灵划过一道匪夷所思的弧线,险之又险地贴着利夫加德喷出的龙炎飞出,然后高高飞起,再一个俯冲向着黑暗巨龙的头颅直撞过去。

    下一刻黑暗之中一道闪光,轰然一声巨响之后,四散的火苗才在大殿穹顶之上炸开。

    冲击波横扫而过,吹得方?乱发飞扬,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方向。而利夫加德也是在火光之中被炸得脑袋一歪,虽然没受什么伤,但在剧烈的震荡之下暂时也失去了方向感。

    方?不敢怠慢,赶忙抓住这个机会就地一滚,越过那石柱,并一把从地上抄起自己的孤王之傲。他用下巴将手套顶在膝盖上,再用牙齿咬着束带卡入卡扣之内,听到一声脆响之后,才举起左手来。

    操控手套刚好完美地套在他手上。

    方?用手抹了一把汗,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同时在心中向塔塔小姐问道:“塔塔小姐,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你最后那一刹那的操纵救了我们一命——”

    只是心灵之中传来的对话,却让他一阵愕然。“骑士先生,之前的发条妖精并不是我的操控的。”

    方?大吃一惊,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一刹那,他甚至忘了利夫加德威胁,只是本能地一矮身滚入一座石柱之后,然后才低声问道:“塔塔小姐,你说什么?”

    要不是塔塔小姐从不开玩笑,他几乎都要以为是妖精小姐拿他寻开心了。

    “骑士先生,”塔塔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你忘了在奎斯塔克时,你就已经将火巨灵消耗一空了么?事实上,我甚至不知道之前的构装体是你从什么地方召唤出来的。”

    方?听了这句话犹如被当头一棒,差点打蒙了。

    对啊,他在奎斯塔克时,就已经用完了所有的火巨灵。后来虽然公主殿下打开王室的府库,为他们补充了一下构装,但问题是,火巨灵对他来说是独一无二的,除了他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方会有这样的构装体。

    银色维斯兰与他签订过协议,但当时交换出去的,也是自爆型的步行者,而不是火巨灵。

    那么刚才自己的火巨灵是从哪里摸出来的?

    是之前计算漏了?

    但方?马上摇了摇头,要是他是从口袋里掏出来的,还可能说之前没注意到,计算错了。但他之前明明是从信息化水晶之中召唤出来的,自己当时情急之下没有在意,但现在回想起来,信息化水晶里面哪里还有什么火巨灵?

    信息化水晶之中的每一具构装都计算得明明白白,不可能有算错这种说法。

    忽然之间一个古怪的想法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他一下记起了之前叶华和星与他说过的话,在这个世界心胜于物,想象力决定了你应当在这个世界如何战斗。如果说是博物学者的能力,召唤出一个火巨灵来说还不是再正常不过么?

    而此刻沉重的脚步声再一次从身后传来,显然利夫加德终于从之前的爆炸之中回过了神来,又恢复了对周遭的感知。它正在寻找他的下落。

    方?明白,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可问题在于,之前叶华与他说那番话的时候,他也不是没试过,但试了几次,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还是说,现在又与之前不同了?他伸手在自己口袋之中摸索了几下,然后低喊了一声:“火巨灵,出来!”

    同时他试图在脑海之中构建出火巨灵的形象,然后伸手向前一握,但这一次奇迹没有再上演。他只感到自己手抓了一个空,手中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方?不由怔了一下,然后他再试了一次,但结果还是一样。

    他这才忍不住低声询问自己的龙魂小姐:“塔塔小姐,这是怎么一回事?”

    但妖精小姐也是茫然地摇了摇头。

    方?一时间不由有点恼火。

    他当然还记得星的话——

    “不要只看表面,学会用另一个视角去看这个世界。”

    可另一个视角究竟是什么视角,这家伙也不说清楚,说话只说一半,实在是令人头痛。那边叶华也让他沟通龙魂,可他龙魂本来就是苏醒着的,又应该如何再去沟通?

    方?忽然眨巴了一下眼睛,动作停了下来。而正是那一刻,一声低吟,黑暗之中闪现出两道金红的火光,那两道目光向这个方向扫了过来,然后定格在了这个方向。

    他微微回过头,低声说道:

    “塔塔小姐。”

    “在,骑士先生。”妖精小姐轻声回应道。

    而方?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你来试试……”

    龙魂小姐微微一怔。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